+ - 閱讀記錄

    縱使外間艷陽高照,但仍是初春,地上更是冰涼無比,謝輕謠渾然不覺,一直保持著那般姿勢跪在原地,眼神清明的看著學堂內。

    學堂門口本就是書院人來人往之地,一時間大半閨秀都是看見了跪在原地的謝輕謠。

    薛曼珠此刻正要領著其他閨秀朝內走去,猛然間瞧見了謝輕謠,心中更是得意。

    當日在她欺辱霍湘君之時,謝輕謠是如何對待自己的,當真是風水輪流轉了。

    “有些人啊,平日里作威作福慣了,如今遭受懲罰,真是報應不爽。”

    “就是,趕緊走吧,待在我們書院像個什么樣子。”

    “平白給書院抹黑,惹得外人還以為書院是什么人都能進的呢。”

    ……

    一眾閨秀故意站在謝輕謠的身側,出聲譏諷了起來。

    薛曼珠看著這一切也是越發的滿意,徑直走上前,微微俯身,看著謝輕謠的眼中滿是嘲諷之意。

    “當日你不是很囂張嗎?怎么如今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幫你?”

    謝輕謠只是淡然的看了看面前的女子,并不將她放在眼里,隨后便別過了眼不再看她。

    如今她的目的是要留在書院,而不是同這些無關的人吵鬧。

    薛曼珠見謝輕謠根本不理會,又瞧見周圍人都是在看熱鬧,面上一僵,心中更是覺得尷尬萬分。

    “不過是強弩之末,死鴨子嘴硬罷了,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撐多久!”薛曼珠很快起身,嘲諷了一句徑直帶著眾人一同進了學堂,上起了課。

    不知不覺間謝輕謠已是跪了一整個上午。

    而院士處罰謝輕謠的消息更是一早就傳了出去,就連在深宮之中當值之人也是得知了謝輕謠要被趕離書院,不過皆是歡喜。

    謝輕謠一旦離開,她們就少了一個強有力的競爭對手,大家可是喜聞樂見。

    ——

    昭陽宮內。

    “悠然,你瞧瞧你那妹妹可當真是不給我們謝家爭氣,竟成了被書院退學之人,實在是有辱我謝家門風。”謝韻瑾安然的坐在軟塌上,聽到外人傳來的消息,雖是訓斥的語氣,但唇角滿是笑意。

    “是妹妹管教不當,請堂姐責罰。”謝悠然聽到這話,心中也是痛快萬分, 不過這還不夠。

    若是真的有選擇,她倒是希望謝輕謠能夠留下來,如此大仇僅僅是殺了一個柳月含,根本不夠。

    謝輕謠你當日所做之事,我定是會要你千倍百倍的付出代價。

    “你何錯之有?她一人住在外面,出了事自然是和我謝家無關,庶出到底是庶出,總歸是上不得臺面的,以往我當真是高看她了。”

    謝韻瑾看著謝悠然謹慎的模樣,鳳眼中劃過一抹幽深,如今一個礙眼的已經要走了,只是眼前的這個到底應該怎么處理,她還需要認真的考慮。

    畢竟謝悠然還是臣服于她的,說不準會有什么意外收獲也不一定。

    “堂姐說的是,堂姐,前兩日妹妹曾經偶然聽聞原本尚儀局司籍司的陳司籍成婚出宮了,如今這個位置正好是空缺出來的。”謝悠然也是小心的應對了起來,隨后又是想起了幾日前無意中聽說的這件事,小心翼翼的給謝韻瑾提了起來。

    (本章未完,請翻頁)

    如今她們幾人雖是身處內宮,但是卻不曾出任什么重要的職位,主要都是先來宮內學習。

    后宮之中除了六尚之外,也就剩下這二十四司為貴,如今在宮內當值的都是先前進宮的舊人,不過入了宮的女官大多都是在新婚之后就會辭掉內廷女官之職。

    而這一次便是她們的機會。

    “悠然,你說的是……”

    兩人隨后便竊竊私語的交談了起來,二人眼眸中均是算計。

    ——

    謝輕謠已是跪了整整一天,剛開始還有來往的人過來湊熱鬧,不過時間一長,眾人也是失去了興致,也都沒人再看了。

    霍湘君瞧著人逐漸少了下來,也是從學堂另一側走了出來,手里還提著食盒。

    謝輕謠之前畢竟幫助過她,而且如今謝輕謠不肯離開,難保謝輕謠日后不會東山再起,她相信謝輕謠絕對有這個能力。

    白日在課堂之上,講師只說是不讓給謝輕謠求情,可并未說過不能給謝輕謠送飯。

    “輕謠,我給你帶了一些膳食來,你一天未曾用過飯了,快吃些吧。”霍湘君連忙將食盒里的東西給擺了出去,很是關切的說道。

    “湘君,你怎么來了。”謝輕謠看到霍湘君前來,心中一股子暖流劃過。

    世間之事錦上添花者眾多,雪中送炭者少。

    如今霍湘君能來看她,她已是覺得十分難能可貴了,只不過今日清晨講師說的話,還歷歷在目,她實在是不想連累湘君。

    “你都跪了一日了,來先喝些水。”霍湘君聽了謝輕謠沙啞的聲音,將水倒好放在了謝輕謠的嘴邊。

    謝輕謠此刻也是覺得疲憊萬分,她若是跪下就誠心誠意的跪下,更不能挪動分毫,眼下確實是感覺有些渴了。

    她微微低頭,將水喝了下去,這才感覺嗓子舒服了許多。

    縱使是一直跪著也不是那么辛苦了。

    隨后轉過頭又是勸起了霍湘君。

    “湘君,你回去吧,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你還有自己的路要走。”

    “輕謠你這么些時日不現身到底是去了哪里,你將因由告訴院士,興許就能留下來了。”霍湘君聽了這話,一臉試探的問道。

    白日的時候,她雖然裝模作樣的給謝輕謠求了下情,但是她也看出這些時日以來謝輕謠必然是出了些什么事情,不然也不會這么久不來上課。

    難道真像之前的傳言所說,私會情郎?那這就可就有意思了。

    “這是我的私事,與書院無關,是我自己做了錯事,如今受罰也是應該的,湘君你先回去吧,這個地方實在不是你該來的。”謝輕謠渾然不知霍湘君的想法,對于她來說沒有找理由脫罪一說。

    而且她不想提這件事情,也不能提……

    謝輕謠越是隱瞞,霍湘君的心中越是篤定,看來謝輕謠在外面倒真是有個情郎,只是不知這個情郎到底是誰了。

    “如今輕謠你還在這里跪著,我豈能安心回去。”霍湘君見謝輕謠似是在安慰自己。

    雖是想走,但是此刻不遠處尚且有圍觀的人,說什么她也得把這場姐妹情深的戲碼演完才是。

    “你沒有犯錯,無須懲罰,更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不必因著我的緣故受罰,這樣我于心不安,湘君,你回去吧。”

    謝輕謠說完之后,眼眸之中的柔軟一閃而過,無論湘君之前做過什么,她現在都希望湘君能夠好好的生活。

    “輕謠,這……”霍湘君還是有些遲疑,低聲道。

    謝輕謠此刻卻已是不再說任何的話,只是專心看著學堂門口處所懸掛的一副對聯,靜思己過,不再看霍湘君一眼。

    業精于勤,荒于嬉;

    行成于思,毀于隨。

    霍湘君沒有再進行勸說,只是將食盒都留在了謝輕謠的身旁,掩面而去。

    “這個謝輕謠當真是給臉不要臉。”

    “就是,換做別人,一旦平步青云,哪里還認得你是誰。”

    “可不是說嘛,謝輕謠都是要走的人,霍湘君還能如此對待,實在是與人為善啊。”

    ……

    聽著周遭的夸贊之語,霍湘君心中更是得意,對于她來說,謝輕謠如今是可有可無,但是若是她落井下石,反倒是會為人所不齒。

    尤其是書院眾人,最是忌諱趨炎附勢之輩,她自然是不能成為眾矢之的。

    天色逐漸黑了下來,而上課的閨秀也都早早的回了家中,包括住在書舍之中的下品閨秀,也都早早的就寢了。

    偌大的書院之中,只有謝輕謠一人還在學堂外跪著,即使有幾次她都因著跪的時間太久的緣故,險要昏倒。

    而雙腿都已是麻木的沒有知覺了,但謝輕謠仍舊是在堅持。

    她知道自己不能走,不能離開書院,若是今日堅持不下去,先前的一切都是白費,娘親的大仇已是不能再報了。

    明亮的月光不知何時也是被厚厚的烏云給遮住了,天邊更是傳來一道道雷聲,閃電也是聞聲而至,都照亮了整片夜空。

    呼嘯的北風吹得書院之內的大樹唰唰作響,一場大雨即將來襲。

    謝輕謠看到了這一切,心中并無任何的波瀾,若是有大雨才好,前些時日的昏沉,正好讓今日這場大雨將她潑醒。

    “謝小姐,你回吧,院士是不會改變決定的,如今大雨將至謝小姐不如趁早回去避雨。”一個小書童模樣的人,來替院士傳話。

    如今這般可不是一場普通的雨,謝輕謠不過是一個女兒身,這么淋法定然是受不住的。

    “輕謠不會改變想法,請您回去吧。”謝輕謠淡淡的回絕道。

    就在兩人說話時間,淅淅瀝瀝的雨滴已是逐漸飄落了下來,雷鳴也是越發迅猛,一道電光劃破天際。

    就在這電閃雷鳴之際,謝輕謠小院之中一方錦盒之中的黑石塊,卻是不經意間亮了起來,只是謝輕謠不在,也無人發現這個秘密。

    大雨瘋狂的從天邊掉落下來,黑沉沉的天似是要崩塌下來一般。

    電閃雷鳴,狂風呼嘯,可是這一切都沒有抵擋謝輕謠的決心,幾乎是一瞬謝輕謠的身子就被雨水盡數淋濕,就算如此謝輕謠仍然沒有要離去的心思。

    那人看著謝輕謠沒有要離開的心思,微微嘆了口氣,搖了搖頭就進了屋內。

    雨勢越發的大,謝輕謠不畏雨水,抬頭看著天空,唇角反倒是上揚了幾分。

    (本章完)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12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新快3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