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劉正風突然高調宣布,這個五岳劍派副掌門不做了,要金盆洗手,做經過朝廷認證的官方參將,去和那魔教長老‘雙宿雙飛’。
  
      這絕對是武林中千百年來,最高調的一次“金盆洗手”。于是天下武林,為之嘩然,災禍就此釀下。
  
      就在金盆洗手儀式的前三天,步天途跟著丁勉和費斌兩人終于趕到了衡山城,一路上雖然是在騎馬,但是步天途也跟著丁勉他們見識了很多,一路上這才耽誤了很長的時間,以至于比步天途原定的時間還要晚了幾天的時間。
  
      現如今,步天途于丁勉、費斌兩人三人駕著三匹馬一同趕到了這衡山城,如今,整個衡山城的客棧早已客滿,后來的人,就連一個干凈的馬廄都找不到了。
  
      不過還好,嵩山劍派早就在衡山城安排好了住處,靠著丁勉的面子,步天途也被分到了一間干凈的房間。
  
      到了這衡山城,人家嵩山派也有要是要談,步天途也不好在繼續待在人家的老巢了,以免聽到了人家的秘密,所以白天的時候,步天途也就自己一人出去了。
  
      碩大的衡山城,剛剛脫離了嵩山派的眼線,步天途找了一個無人的地方,只見他面部的肌肉一陣蠕動,忽然變了一個面貌,現在華山小師弟已經不存在了,現在出現的則是穿越無限時空,至寶‘時空靈珠’的001號擁有者,步天途。
  
      轉眼三天時間已過,劉正風金盆洗手的日子就在今天了,今日衡山派熱鬧非凡,足有一千多名江湖好漢來捧場,光掌門人和頭面人物,就有數十位,酒席更是開了二百多桌,簡直就是人滿為患。
  
      這還不算,劉正風居然還請來了圣旨,讓這場盛宴的規模一下子上升到了一個等級,一下子從江湖延伸到了朝廷,意義非凡。
  
      這天,江湖上的人來了很多,自然也就不注意步天途這樣一個人了,混在人群之中,大多人步天途都不認識,但是他的便宜師傅步天途以及一眾師兄師姐們,他還是很熟悉的,但是其他門派的人,他就不認識了。
  
      “咦!”看了一圈,步天途左看看,右看看,卻是奇怪的想道:“嵩山劍派的那些人怎么沒來呢?”
  
      不管他們了,步天途一雙眼睛,掃視著衡山劍派的每一個人,希望從他們身上發現一些蛛絲馬跡,以此來確定他們中,有沒有輪回使者。
  
      這日,劉正風可謂是志的圓滿,自己的‘金盆洗手大會’,不僅將五岳劍派所有的掌門人邀請到了自己的府上,根式有無數的江湖人士過來捧場。
  
      看著滿朋賓客,劉正風忙笑顏如花迎了出來,岳不群、天門道人、定逸師太、余滄海、聞先生、何三七等也都降階相迎。
  
      和眾掌門寒暄得幾句,劉府中又有各路賓客陸續到來,劉正風也得去出門迎接,轉眼便已經到了巳時二刻,劉正風便返入內堂,由門下弟子招待客人。
  
      五岳劍派除卻嵩山派,其余的人去都是來了,丐幫副幫主張金鰲、鄭州liùhé門夏老拳師率領了三個女婿、川鄂三峽神女峰鐵老老、東海海砂幫幫主潘吼、曲江二友神刀白克、神筆盧西思等人先后到來。這些人有的互相熟識,有的只是慕名而從未見過面,一時大廳上招呼引見,熱鬧非凡。
  
      劉門弟子向大年、米為義等恭請眾賓入席,依照武林中的地位聲望,泰山派掌門天門道人該坐首席,可是五岳結盟,定逸師太、岳不群與那泰山派掌門天門道人卻是平輩了,一時之間三人都在推諉,謙讓。
  
      正在這時,卻是聽到劉府之外,鑼鼓喧天、鞭炮齊鳴、鼓樂之聲大作,步天途忽然轉生回頭,卻是看見‘金盆洗手’的主人,劉正風披著一身嶄新的熟羅長袍,匆匆趕到了劉府門外,卻是十分恭敬的引進了一個身穿公服的官員進來。
  
      步天途輕輕一笑,這劉正風也是自取滅亡,也沒見他對著一種武林人士這么謙遜過,在這個朝廷官員模樣的人面前卻是如此的小心翼翼、謹小慎微的樣子,也足以讓這一眾武林人士反感了。
  
      那官員也不拿自己當外人,直接來到了劉府大廳的正中央,步天途看見,那官員身后的一個衙役忽然右腿下跪,雙手高舉過頂,呈上一只用黃緞覆蓋的托盤,盤中放著一個卷軸。
  
      那官員立刻躬身接過了卷軸,打開了朗聲宣讀道:“圣旨到,劉正風聽旨。”
  
      一眾江湖人士一驚,劉正風卻是鎮定自若,顯然早就知道有圣旨降臨,立刻雙膝一跪,大聲說道:“微臣劉正風聽旨,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那官員打開卷軸,朗聲宣讀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據湖南省巡撫奏知,衡山縣庶民劉正風,急公好義,功在桑梓,弓馬嫻熟,才堪大用,著實授參將之職,今后報效朝廷,不負朕望,欽此。”
  
      官員宣讀完,劉正風立刻磕頭說道:“微臣劉正風謝恩,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說完,劉正風也就站起身來,接過圣旨,同時不著痕跡的遞給了那官員一個大大的紅包,彎腰說道:“多謝張大人栽培提拔。”
  
      那官員暗中探了一探劉正風塞給他的東西,很是滿意,微笑著說道:“恭喜,恭喜,劉將軍,此后你我一殿為臣,卻又何必客氣?”
  
      劉正風道:“小將本是一介草莽匹夫,今日蒙朝廷授官,固是皇上恩澤廣被,令小將光宗耀祖,卻也是當道恩相、巡撫大人和張大人的逾格栽培。”
  
      一時間主客歡愉,相談甚歡。
  
      不多時,圣旨傳下了,禮物也收下了,那官員也沒有必要繼續留下了,便接過身后衙役遞過來的酒杯,說道:“小弟公務在身,不可久留,來來來,簡單一杯水酒,恭賀劉將軍今日封官授職,不久又再升官晉爵,皇上恩澤,綿綿加被。”
  
      劉正風和張大人連續滿飲了三杯水酒,這才拱拱手,轉身出門。劉正風滿臉笑容,直送到大門外,同時又是鑼鼓喧天、鞭炮齊鳴,相送張大人。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12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新快3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