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啪!”

    陸閑將身一閃,下一秒,陸閑的身體出現在了那個巡邏隊隊長的身前。

    巡邏隊隊長吃了一驚,等他準備后退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陸閑抬起了手,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臉上。

    很響亮的一巴掌。

    巡邏隊隊長飛了出去,在空中轉了幾圈。他摔在地上,捂著臉,鮮血順著他的嘴角流了出來。

    “你……你敢打我?”

    巡邏隊隊長從地上站了起來,指著陸閑,不敢相信的問道。

    “咻!”

    陸閑將身一閃,身影再次消失在巡邏隊隊長眼前。

    盡管這一次巡邏隊隊長在陸閑消失的那一瞬間做足了充分的準備,在陸閑出現在身邊的時候,巡邏隊隊長還是嚇了一跳。然后,他就看見陸閑的手掌不停的在眼前放大,然后,陸閑的手掌又落在了他的臉上。

    “啪!”

    很響亮的一巴掌。

    陸閑扇出去的巴掌一向都是這么響亮。疼不疼在其次,最主要的,就是要響亮,只有足夠響亮了,對周圍的人才能起到威懾效果。

    巡邏隊隊長的身體再次離地而起,在空中轉了幾圈。

    陸閑用實際行動告訴了巡邏隊隊長,他陸閑不僅敢打他,還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打!

    “嘭!”

    巡邏隊隊長摔在了地上。

    巡邏隊隊員們看著摔倒地上的隊長,都露出了肉疼的表情。

    疼。

    看著都疼。

    巡邏隊隊長站了起來,他再次看向陸閑的時候,眼睛里面充滿了憤怒。不過,這一次他沒有再開口說話了。

    “呸!”

    巡邏隊隊長的嘴巴一張,兩顆牙齒合著血從他的嘴中吐了出來。他揉了揉臉,感覺腦袋有些脹疼,半邊臉已經木了——接連挨了兩巴掌,想不木都難。

    “這個小子,別看他年紀輕輕,還真是夠狂的啊!這個家伙,身手這么了得,不會真的是那個殺人狂魔的幫手吧?據說那個殺人狂魔連武士境界初期的武修都能夠悄無聲息的干掉,如果他真的是那殺人狂魔的幫手,倒也不稀奇!”

    巡邏隊隊員們看著陸閑,眼中都露出了畏懼的神色。

    “如果他真的是那殺人狂魔的幫手,我們就慘了!據說那個殺人狂魔手段極為歹毒,抓到的人都會被碎尸萬段,然后下油鍋煮吃!我們若是落到那殺人狂魔的手里,保不齊也是這樣的下場!完蛋了完蛋了,想不到殺人狂魔真的存在!”

    “殺人狂魔的幫手在這附近,這是不是說明殺人狂魔也在這附近?!如果殺人狂魔也在這附近的話,今天晚上咱們這幾個人,一個都別想跑!畢竟那個殺人狂魔可是連武士境界初期的武修都可以輕松應付,更不要說我們這一群武者境界的垃圾了!”

    巡邏隊隊員們爬起來,背靠背站在一起,然后警惕的快著各個方向。

    “瑪德,我真后悔來當這個巡邏隊的隊員!原以為有國家作為依靠,可以作威作福,現在看起來,不但要白白的挨打,還有可能送命!可憐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妻兒要養,今晚死在這里,他們該怎么辦啊!”

    一個巡邏隊隊員想到這里,不由得悲從中來。

    他旁邊的一個巡邏隊員安慰他道:“兄弟,沒事,你要是死了,從今以后,你妻子就是我的妻子,你的兒子就是我的兒子!但凡是你在家里面能夠辦得到的事,我都能夠替你辦到!”

    “滾你馬勒戈壁!”

    ……

    巡邏隊隊長把牙齒吐出來之后,慢慢后退,和幾個兄弟站在了一起,警惕的看著陸閑。

    “兄弟們,對這小子,你們怎么看?”

    巡邏隊隊長決定還是要和幾個兄弟商量一下該怎么辦。

    一個隊員答道:“老大,我們剛才合計過了,這個小子有可能真的就是那殺人狂魔的幫手!你看看他,修為那么高,這又是大晚上的,在這非常時刻,敢一個人這么在街上招搖,他這個人,絕對有問題!”

    聽了那個隊員的分析,巡邏隊隊長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如果此刻站在對面的那個年輕人真的是那個傳說中的殺人狂魔的幫手的話,自己幾人真的就有可能兇多吉少了!

    既然幫手都在這里了,正主還會遠么?

    巡邏隊隊長吞了一口口水,問道:“還……還有沒有其他的可能?!”

    另一個隊員說出了心中的想法:“我倒是覺得他不太可能是殺人狂魔的幫手!”

    “這話怎么說?”

    幾個人都看向那個隊員。

    那個隊員答道:“你們看哪,如果他真的是那殺人狂魔的幫手的話,他斷然不可能這么招搖過市!如果他們真的這么招搖的話,早都被他們發現了,也不至于到了現在依然是一點線索都沒有!還有一點,他如果真的是那個殺人狂魔的幫兇,剛才對我們下手的時候,絕對不會這么心慈手軟!要知道,他的修為遠遠在我們之上,要殺了我們,簡直易如反掌!說句得罪老大的話,便是老大對上他,也不是一合之敵!”

    “有道理,你接著說!”

    眾人都覺得那個隊員說得有些道理,紛紛點頭。巡邏隊隊長被隊員說成了弱雞,臉色有些難看,但是事實就是這樣,他也不好反駁什么,跟著眾人點了點頭,讓那個隊員繼續說自己的想法。現在巡邏隊隊長最關心的問題就是,眼前這個年輕人究竟是不是那殺人狂魔的幫兇,這可關系著自己這幾個人的生死,至于面子什么的,在生死面前,統統都顯得不值一提!

    那個隊員接著分析道:“眼前這個人年紀輕輕,但是卻有底氣十足,再加上大家都看見的,他的修為高的嚇人,從這點可以推斷,他應該是某個世家大族的子弟,所以才會如此的有恃無恐!你們看看,咱們現在是在哪個學校的勢力范圍之內?”

    眾人看了看四周,齊聲說道:“落風學院!”

    那個隊員點頭說道:“對,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可是在落風學院的勢力范圍之內!那個殺人狂魔就算再強,他敢在落風學院的勢力范圍之內冒頭?他怕是不想活了!所以,眼前這個年輕人,也極有可能是落風學院的學生!”那個隊員點頭說道:“對,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可是在落風學院的勢力范圍之內!那個殺人狂魔就算再強,他敢在落風學院的勢力范圍之內冒頭?他怕是不想活了!所以,眼前這個年輕人,也極有可能是落風學院的學生!”

    眾人又點了點頭,覺得那個隊員分析得越來越有道理。

    那個隊員接著分析道:“誰都知道,在咱們落風城、甚至整個邊云州,最強的武修學院就是落風學院!無一例外,咱們整個邊云州,最強的武修也在落風學院!所以,你們認為他這個殺人狂魔敢在落風學院的勢力范圍之內冒頭么?”

    聽了那個隊員的分析之后,包括巡邏隊隊長在內的所有人都一起搖了搖頭。

    “不敢,我要是那個殺人狂魔,絕對不敢在落風學院的勢力范圍之內冒頭!”

    “嗯,就算從常理來推斷,那個殺人狂魔也對決不敢這這邊冒頭的!我們都知道,他已經在咱們落風城內犯下了多起案子,而衙門幾乎動用了所有的人力物力,包括請了咱們落風學院的老師前去助陣,即便有這么多高手的相助,依然沒有發現那個殺人狂魔的蛛絲馬跡,由此可見,那個殺人狂魔一定是一個小心謹慎的人,絕對不會這么輕易的露出破綻,更不會找這么一個招搖過市的幫手來暴露自己!”

    “對!”那個隊員看見自己的兄弟們經過自己的開導之后都開了竅,點頭說道,“所以,前面的那個年輕人,我們可能真的誤會他了!”

    發現陸閑不是殺人狂魔的幫兇以后,巡邏隊隊長松了一口氣,不過,他看向陸閑的時候,依然一臉凝重。剛才陸閑打他的那兩巴掌可是還在隱隱作疼。雖然基本上已經確定了陸閑不是那個殺人狂魔的幫兇,不過,巡邏隊隊長可不認為陸閑是一個好相與的人!

    巡邏隊隊長問陸閑道:“你是什么人?這么晚了為什么還在這里轉悠?”

    陸閑沒有回答巡邏隊隊長,而是伸出手,活動活動了一下手腕。

    看見陸閑的手又抬起來,巡邏隊隊長嚇了一跳,趕緊又向后退了退。他退了退,發現根本退不動,轉頭一看,就見身后的幾個兄弟用身體擠著自己直面陸閑,根本不給自己退步的余地。自己不但沒有后退,反而向陸閑更靠近了一些。

    “你……你們在干什么?!”

    巡邏隊隊長大驚失色。

    幾個巡邏隊隊員說道:“大哥,你是我們的大哥,這個時候,你不頂在前面,難道還要我們頂在前面不成?俗話說的好,老大出馬,一個頂倆!大哥,我們看好你!”

    “放肆!”

    巡邏隊隊長轉身就要向后走。

    幾個巡邏隊隊員一個拉手一個拉腳,剩下兩個則死死抱住了巡邏隊隊長,讓巡邏隊隊長的身體根本不能移動分毫。

    “老大,你是老大,你要是不頂在前面,如果連你都跑了,兄弟們會寒心的!”

    “老大,別怕,你勇敢的向前,兄弟們會站在后面給你撐腰的!”

    “我們相信你!老大,這一點點小事,我們相信你能夠搞定!且不管他是不是那殺人狂魔的幫兇,就算是,那又怎樣?這個世界上,難道還有老大不能搞定的事么?沒有!兄弟們,你們說說,這個世界上有沒有老大不能搞定的事?”

    幾個巡邏隊員齊聲答道:“沒有,這個世界上就沒有咱們老大不能搞定的事!”

    眼看自己退無可退了,那巡邏隊的隊長只有硬著頭皮上前一步,做出戒備的姿勢看著陸閑,說道:“咱們都是有文化的人,有話好好說,犯不著為了一點小事而大打出手!對了,剛才我聽見你說了,你說你認識怎么衙門里面的劉勁劉捕快!真是巧了,劉捕快我也認識,而且我們還經常在一起喝酒!”

    巡邏隊隊長拍了拍手,勉強在臉上露出一個笑容,故作輕松的說道。

    陸閑懶得再和這幾個人在這里糾纏,反正剛才這幾個人他已經一個打了一頓,也算是對他們剛才無禮的舉動出氣了,于是掏出落風學院的身份銘牌說道:“看好了,這是落風學院的身份銘牌!我可不是什么殺人狂魔的幫兇,而是貨真價實的落風學院的學生!”

    幾個巡邏隊員湊上前去看陸閑手中的身份銘牌是真是假。

    “呀,果然是落風學院的學生的身份明銘牌!我看看上面寫的是什么——姓名:陸閑。班級:落風學院武士境界初期甲班!”

    “落風學院武士境界初期甲班?”

    “嘶——”

    幾個巡邏隊員面面相覷,一起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這么年輕的白銀武士?難怪我們打不贏,難怪我們剛才在他的面前毫無還手之力!這還不是一般武修學院的白銀武士,而是落風學院的白銀武士!恐怖!”

    幾個巡邏隊員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震驚的神色。

    “落風學院果然不是一般的學院,果然是天才輩出的地方!從里面走出來的隨便一個學生都這么恐怖,我倒是希望那個殺人狂魔快點出現在這個地方,這樣也用不著我們動手了,那些蟄伏在落風學院里面的高手隨便動動手指,那殺人狂魔就得跪地伏法!”

    看到陸閑是落風學院的學生以后,此地又是落風學院的勢力范圍之內,幾個巡邏隊員一下子覺得安全感爆棚。

    陸閑把身份銘牌拿到了那個隊長的前面,說道:“我的身份銘牌,看仔細了!上面有我的名字,若是你覺得白白挨了我兩個耳光不爽,想找我報仇,我在落風學院里面隨時恭候大駕!”

    那巡邏隊隊長看清楚了陸閑的身份銘牌之后,擦了一把額頭上冒出來的汗珠,恭恭敬敬的說道:“不敢不敢,以后再也不敢找你的麻煩了!今天是我有眼無珠,請你原諒!”

    巡邏隊隊長不得不向陸閑低頭,因為像陸閑這么高的境界,從落風學院里面畢業出來之后,極有可能直接成為自己的上司,成為自己的領導,這樣的人,自己得罪不起!剛才的那兩個耳光,算是白挨了!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12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新快3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