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一股無形的力量在白無常的手中凝聚,片刻之間就化成了一支無形的標槍。 
          在趙陵君還沒才回過頭來的時候,白無常就已經把手中的無形標槍朝著趙陵君擲了過去。 
          白無常和趙陵君相隔只有十來米的距離,而白無常的無形的標槍在空氣中飛行的時候,甚至激得周圍的空氣,都**起了一陣水浪般的波紋。 
          在這根無形的標槍在空中飛行了幾水之后,尖利的破空聲,才傳到了白無常的耳中。 
          這一槍的速度,似乎比聲音的速度還要快。 
          白無常對自己這一槍的速度很是滿意,白無常認為在這么短的距離里,在自己出手偷襲的情況下,沒有人能夠躲過自己的這一槍。 
          可是讓白無常大驚失色的是,那個背對著自己的年輕人,卻無巧不巧的一個閃身,避開了自己的虛無之槍。 
          “你就是這樣招待你的客人的么?”趙陵君回過頭,擦著趙陵君的身邊飛過的無形標槍消失在趙陵君身后的紅云之中。 
          “你怎么可能避開我的虛無之槍?”白無常看著趙陵君,臉上全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雖然你也長得和小白一樣白,但是我還是比較相信小白。” 
          白無常并不知道,自己所指的方向,和剛剛小白想要帶趙陵君去的方向,截然不同。 
          “看來你果然要比我想象的還要奸詐。”白無常看了一眼趙陵君,“不過你別以為我不知道,阿道岡死在了你的手里。” 
          “死在了我的手里?”趙陵君深吸了一口氣,看了看白無常,知道自己和這個高手的戰斗已經無法避免。“他不是永遠不死的接引使者么?我只是讓他去六道輪回旅游一下而已。” 
          “你…。”白無常張了張口,似乎還要和趙陵君說些什么。但是白無常才說出個你字,趙陵君身后的無數紅云,就突然收縮了起來變成了無數紅色的利箭,疾如驟雨般射向趙陵君。 
          “原來傳說中的白無常,也是個聰明的家伙啊。”趙陵君站在原地動都沒動,但趙陵君的手里,卻不知道什么時候有了一面青色的古鏡。 
          一道青色的罡氣,從古鏡之上釋放出來,護住了趙陵君的全身上下。 
          射到青色的罡氣上的紅云所化的利箭,在撞到那道青色的罡氣之后,只將清色的罡氣撞出了一點點漣漪,就消失不見。 
          “青冥鏡?”白無常怔了一怔。 
          “是啊。”趙陵君無恥的聲音響起的時候,人卻已經在白無常的身后。 
          趙陵君的速度和力量無人能比,白無常還沒反應過來,也已經被趙陵君一腳踢中了屁股,向著六彩的旋渦飛了過去。 
          “疾” 
          在一腳踢飛白無常之后,趙陵君手指一彈,一個巨大的炎球,平空出現,然后又以驚人的速度,砸向了被趙陵君踢飛在空中的白無常。 
          趙陵君想以同樣的方式,把這個狡詐到了極點,但卻比自己差上那么一點點的白無常,如同那個變態受虐狂一樣,砸進六道輪回之中。 
          “你就是這樣,把阿道岡打入六道輪回之中的嗎?” 
          可是白無常卻在空中劃了個弧線,避過了趙陵君的炎球,停留在了半空之中。 
          白無常的雙手一錯,身后的虛空之中,浮現出一條巨大的九頭怪蛇的影子。“你是個厲害的對手,但是,這里卻是黃泉接引之地,即便是仙人到此,也休想在我的眼皮底下帶走一個生魂。” 
          白無常看了看趙陵君之后,冷冷的笑著,“你難道沒有發覺,你的道力,在這里根本得不到補充么?” 
          白無常認為趙陵君接下來的臉色一定會變得很難看,可是趙陵君接下來的話,卻讓白無常差點氣暈過去。 
          “沒有啊,我感覺很正常啊。” 
          “我第一次見到你這樣無恥的人。”白無常忍不住就發出了一聲巨大的怒吼,白無常再也無法保持自己溫文爾雅的樣子了,白無常的的五官都被趙陵君氣的扭曲起來。 
          伴隨著白無常的怒吼聲,白無常身后的九頭巨蛇的九個巨大的頭顱都揚了起來,而九頭巨蛇的身體上,竟然也似乎突然長出了一對巨大的羽翼。 
          一陣澎湃到了極點的力量,在白無常的身后凝聚。 
          “那個是誰?” 
          可正在這個時候,趙陵君卻伸出了手指,朝著白無常的左側指了指。 
          白無常忍不住就轉過了頭,沿著趙陵君手指的方向看去。 
          可是落入白無常視線之中的卻只是一群面無表情,失去了意識,正呆呆的往斷崖上走去的亡魂。 
          “啊——’”白無常剛剛覺得不妙,一道巨大的閃電,就己經落了下來,擊中的白無常的頭頂。 
          無數細蛇一樣,冒著藍光的閃電,頓時布滿了白無常的全身。 
          在趙陵君的一擊之下,白無常的身上,頓時焦黑一片,身后的九頭大蛇的影子,也一片**漾,變得模糊起來。 
          “你自己都會這一招,怎么想不到要防著這一招呢?”趙陵君用戲謔的眼光看著被自己的引雷術電得象個烤豬一樣的白無常,“看來你并不是阿道岡那樣的不死生物啊。” 
          “我要殺了你,然后把你的靈魂丟到餓鬼道,讓你永世不得超生。”從白無常的身上,已經看不到一絲溫文爾雅的樣子.白無常滿臉血肉模糊,而他那長長的辮子,則被電得高高的翹著,看上去說不出的滑稽。 
          “你都翹辮子了,你還說個屁啊,趕快回去頤養天年吧。” 
          趙陵君的話剛剛出口,八面門板一樣的白骨幽冥劍就先后射向了白無常,而跟在八面門板一樣的白骨幽冥劍之后的,是一只渾身流淌著黑色光芒的雄鷹,和一條巨大的火龍。 
          只是一瞬間,趙陵君就先后施放出了幽冥法師、黑巫門和茅山宗中三個威力錄大的攻擊法術。 
          趙陵君只想一下子將這個和受虐狂一樣討厭的白無常搞定,和時間的流逝比起來,道力的飛快流失,似乎已經算不上什么了。 
          但是這個時候白無常身后的九頭巨蛇也瘋狂的扭動起來,當九頭巨蛇身上的羽翼張開的時候,無數的火箭、冰球、風刃、水箭、黑石、骨刀從九頭巨蛇的口中涌出,這些雜七雜八的東西和趙陵君的白骨幽冥劍,巫鷹、火龍撞在一起發出了震耳欲聾的響聲。由此形成的氣流將趙陵君都吹得忍不住倒退了一步.而無數的亡魂,更是被這道碰撞形成的滔天氣流吹得直落到山下. 
          一陣煙象彌漫過后,兩個人的法術對攻,竟然斗了個平分秋色。 
          “哈哈哈。”白無常象所有肥皂居里的大反派一樣張狂的大笑著,而趙陵君的心卻落到了谷底。 
          連翻的戰斗之后,趙陵君的道力,只剩下了一半不到。 
          “你的道力,還到下多少?”白無常笑完之后,又捏了個法決,虛無之蛇又開始扭動起來。 
          無數的雜七雜八的東西,又一次砸向了趙陵君。 
          這次趙陵君沒有運用法術攔截,但是圍繞在趙陵君身外的青色罡氣,都已經開始慢慢的變淡。 
          “任何法寶的防御力,都是有一定限度的,你別以為你有了這個青冥鏡的罡氣護體,就可確保自己處于不敗之地。”看到圍繞在趙陵君身外的青色罡氣似乎已承受不住自己的攻擊,白無常就更加的興奮了。 
          可是白無常的笑聲還未停歇,一個黑色的影子,就從趙陵君的身后跳了出來。 
          “黑厴修羅?” 
          白無常吃了一驚。 
          白無常還沒想通從趙陵君的身后,怎么會突然出現一個只有在六道輪回中的修羅道,才有的黑暗妖獸的時候,黑厴修羅已經發出了一陣桀桀的笑聲。 
          一團如同噴泉般洶涌的黑色荊棘,突然出現在白無常的腳下,然后將白無常從空中扯了下來。 
          “它怎么會聽你號令?” 
          白無常的手上散發出不可目視的強光,當白無常的手從纏住自己雙腳的黑色荊棘上劃過的時候,黑色的荊棘就象如同被波了沸水的冰棱一樣,紛紛的消融。 
          但是白無常看著趙陵君的眼中,充滿著的卻全是不可思議的光芒。 
          趙陵君還沒有來得及回話,黑厴修羅就又是一陣低沉的吟唱,黑色的荊棘上頓時冒出了黑色的火焰. 
          白無常被黑色的火苗沾染到的地方,頓時如同被濃硫酸潑過的一樣,開始潰爛起來。 
          趙陵君一下子怔住了,趙陵君以前都沒有看到黑厴修羅用過,似乎在這幽冥之地,黑厴修羅要比在平時強大的多。 
          白無常發出了一聲殺豬般的慘叫聲,整個身體如同炮彈一樣的飛向空中,就連自己身后九頭大蛇的影子,都一下消失在虛無的紅云之中。 
          “你陪他慢慢玩。”趙陵君對著在幽冥之地,已經可以完全發揮自己實力的黑厴修羅下了命令,然后又馬上對小白說,“快帶我去我他們。”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12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新快3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