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聞人拿過錦盒后,南淮擔憂的問道“這蠱蟲你可會用?”

    聞人皺緊眉頭,無奈的搖了搖頭,小聲嘟囔道“我也是第一次碰到蠱蟲…”

    南淮等眾人聽到了聞人的這一句話,皆沉默不語,整件事陷入了僵局當中。

    就在眾人一籌莫展的時候,門外傳來了一陣騷動。

    “今晚可真是熱鬧啊!”不見其人只聞其聲,眾人定睛一看,只見南允仲身旁跟著伯悅竹,身后跟隨著一群侍衛走了進來。

    南允仲看向南淮,戲謔道“想不到和御王也在啊!”

    眾人看向南允仲,都驚住了。南淮率先做揖道“臣等參見皇上!”其他人被南淮這么一喚,喚回了神,紛紛沖南允仲做揖。

    南允仲并沒有應聲,而是將眼神瞟向聞人手中的錦盒,南允仲抬步走向聞人,邊走邊道“神醫手中拿的可是今日國師剛剛送去給朕的蠱蟲?”南允仲說完看向伯悅竹,問著伯悅竹。

    只見伯悅竹臉色極其難看,臉上掛著僵硬的笑容,被南允仲這一問,伯悅竹只能木訥的點了點頭。

    南允仲見伯悅竹點了頭,很滿意的笑了笑,隨后走到了床榻前,看了眼絲夏,后又轉身走向伯悅竹,聲音溫柔道“若是需要,與朕說一聲便是,偷偷拿走算什么事!”

    伯悅竹有些慌亂,但依舊擺好姿態沖南允仲笑道“是臣妾考慮欠佳,望皇上責罰。”說完,伯悅竹就沖南允仲跪了下去。

    南允仲走到了伯悅竹面前,將伯悅竹扶起道“你這是做什么,救人心切是好事,朕罰你豈不是成了昏君所為!”

    伯悅竹起身后,偷偷瞄了一眼聞人,緊接著收回了視線。南允仲扶起伯悅竹后,轉過身看向冉文卿責怪道“你府上的人出事,不僅麻煩神醫和王爺不說,竟把皇后也牽扯了進來!冉文卿你該當何罪!”

    冉文卿雖說不憤,但并未表現的過于明顯,對著南允仲跪下道“臣知罪!”

    南淮見冉文卿跪下,神色不滿道“皇上,臣和神醫自愿而來的。”

    “哦?此話怎講?”

    “因為這婢女是冉大人已經賜給神醫的,冉大人讓此婢女侍奉在神醫身旁。神醫本就是性情中人,更何況此婢女照顧神醫更是盡心盡力,所以神醫哪有不來之理!”

    南允仲聽完南淮的話,想了想,隨后開口道“此事牽扯到國師,你們為何不早些找朕解決此事?若早些找朕,不就不必如此大費周章了?”

    聞人禮貌笑道“剛剛開始時,民女以為只是一些小小的癥狀,民女能夠解決。但民女學識淺薄,并未解決此事,所以民女和王爺等眾人才陷入了僵局。”

    南允仲聽完聞人的話點了點頭,意味深長的看向冉文卿,聲音雄厚道“朕錯怪了冉愛卿,冉愛卿起身吧!”

    冉文卿雖說感覺南允仲這般說另有意義,但也不敢多說什么,只好站起了身沖南允仲做揖道“多謝皇上!但此事還是出在冉府,與臣脫不了干系,待此事解決后,臣定會向皇上負荊請罪!”

    南允仲聽聞冉文卿這番話后,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走向冉文卿扶起冉文卿做揖的手,感慨道“能有如此敢作為的臣子,朕深感驕傲!”

    冉文卿聽完南允仲的話后,只是笑了笑,并沒有多語。而聞人在一旁急的坐立不安,緊緊握著手中的錦盒不知該如何是好。

    南淮看出了聞人的心事,便拱手沖南允仲道“皇上,這婢女...”南淮向南允仲示意了一句。

    南允仲自然知曉南淮說的意思,沖南淮擺了擺手道“誒~莫急,既然朕來,自然是來幫忙的。”

    眾人聽到了南允仲的這句話,仿佛吃了定心丸般,心瞬間放了下去。不管南允仲這件事到底是不是南允仲指示的,既然南允仲說幫忙了,那便會幫,畢竟是真龍天子的金口玉言。

    南允仲不緊不慢的走向一旁的圓凳上坐了下去。眾人都望著南允仲,等待著南允仲下達命令。這時只聽南允仲向門外說了句“國師可到了?”話音剛落,只見門外走進了一位被南允仲喚做國師的人。

    此人身臉上帶有一張神秘的面具,根本看不到他的真面目。但依稀可以看到面具后的這雙眼睛,眼波流轉,黑如深潭。他穿真絲暗紫色大褂,褂從上身蓋到腳踝,裸露雙臂,雙臂上紋滿了奇怪的圖案和文字,兩只手腕上各戴有幾個銀環,脖頸上掛著銅鈴,一走一動,銅鈴和銀環還同時發出了悅耳的聲響。

    國師走到南允仲面前沖南允仲做著奇怪的禮儀道了句“皇上!”

    南允仲點了點頭,眼神瞟向聞人,開口說道“蠱蟲在神醫手里,神醫將手中的蠱蟲交給國師便好。”

    國師好奇的看向聞人,沒成想南允仲口中的神醫竟是女子。聞人手拿錦盒走向國師,將手中的錦盒交給了國師。在聞人將錦盒遞給國師的那一瞬間,聞人感受到了國師眼神中帶有的壓迫感,聞人對上了國師的雙眸,但卻在國師的眼神中看到的只是無神和空洞。

    聞人急忙收回了視線,被國師的眼神壓迫到喘不過氣。國師盯著聞人的視線并沒有撤離,依舊是死死的盯著聞人。一旁的南淮看出了聞人的慌張,下意識的輕咳了兩聲,好讓國師回神。

    國師聽到了南淮的輕咳聲,將視線落到了南淮身上,南淮并不畏懼的對上了國師的雙眸。國師看到了南淮并沒有行禮,只是禮貌的喚了聲“王爺。”

    南淮點頭道“當務之急,國師還是先救人吧!”

    “是!”

    國師說完,拿著手中的錦盒走向了絲夏。走到了床榻前,國師將手中的錦盒打開,將錦盒內的蠱蟲拿了出來。沉睡中的蠱蟲并沒有因此而醒來,躺在國師的掌中一動不動。這時國師手掌用力一握,只見蠱蟲成了乳白色的漿液,沾滿國師的整雙手上。

    聞人看到這時已經開始有些不適,眾人也有意避開了這個場景,唯獨南允仲不為所動,靜靜的看著國師接下來的動作。國師將手中的漿液低落在了絲夏的頭部上,隨后閉上眼念叨了些什么。

    這時只見絲夏眼白向上,開始抽搐,而且越來越嚴重。站在一旁的聞人有些不忍,想要上前制止,但被眼尖的楚譽發現,被一把拉了回來。楚譽沖聞人搖了搖頭,示意不要過去。聞人皺緊著眉頭,沒有說話。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新快3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