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聽到聞人說的這句話,三人同時倒吸了口涼氣,屋內的氣氛再一次凝重了起來。楚譽喃喃自語道“那恐怕真的是件棘手的事情了。”

    南淮點頭默認楚譽的說法,看向冉文卿道“若這般說,那便合理了。”

    聞人和冉文卿不解的看向南淮,冉文卿疑問道“什么合理了?”

    南淮嘴角揚起,娓娓道來“剛剛我還在疑惑,就算絲夏是聞人的婢女,也不至于讓皇后不顧個人安危前來幫忙。”

    冉文卿急著道“你到底要說什么?”

    “你可真是糊涂,南淮的意思你還不明白嗎?”站在一旁的楚譽都忍不住說了冉文卿一句。

    本就迷糊的冉文卿,聽完楚譽的話更是一臉茫然。南淮見冉文卿依舊一臉茫然,只好給了冉文卿一記白眼,隨后道“若沒有你冉大人,皇后會來此多管閑事嗎?”

    聽完南淮的話,冉文卿猶如醍醐灌頂般清醒,眸子瞬間亮了起來,不可置信的問道“你說的可是真話?”

    南淮坐到了一旁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緊接著道“若我是你,我就不會如此高興了。”

    冉文卿不解的看向南淮“你這是何意?”

    南淮看了楚譽一眼,楚譽對上了南淮的視線,便明白了南淮的意思。楚譽開口道“南淮的意思是,若這件事真的和南允仲有關,那他的目標便是你!”

    “我?”

    “他?”

    冉文卿和聞人一同驚呼,一臉震驚的看向楚譽。

    南淮開口解釋道“絲夏中的是蠱,宮里只有一位是湘西家族的人,那便是國師。國師行蹤詭異,怎會對一個小小的婢女動手?而且還是下蠱?更巧的是,竟是文卿府上的婢女?這難道不足以說明什么嗎?”

    冉文卿和聞人瞬間明白了一切,原來南允仲是要給冉文卿一個下馬威啊...

    “可冉大人并沒有做什么啊!”聞人問道。

    南淮表情凝重道“或許是因為伯悅竹,也或許是因為我。”

    聞人聽完南淮的話,茫然的看向南淮。這時只聽到冉文卿道“呵...不管因為誰,看來他最終還是忍不住要對我動手了。”

    南淮道“他現在暫時不會對你做些什么,但絲夏....”南淮說完看向床榻,無奈的嘆了口氣。

    聞人此時甚是心疼絲夏,沒成想只是一位婢女的絲夏,竟成了他們之間的犧牲品。

    “現在能救絲夏的也只有國師了。”南淮道。

    冉文卿急著說道“這件事就是南允仲指使的,他怎么會允許國師來解蠱?”冉文卿說完話,南淮和楚譽都沉默了。

    聞人站在一旁,說不出什么,只好走向絲夏,查看絲夏的情況。

    由于絲夏中了蠱,聞人不敢對其用藥,只好用針封住絲夏的經脈,讓絲夏減輕些痛苦。

    聞人坐到床榻邊上,心疼的望著絲夏,如此尚小的年紀,竟卷入了這場是非爭斗中。聞人不忍的扶上了絲夏的額頭,將她額上的碎發掖到了一旁,靜靜的看著她...

    回到長樂宮的伯悅竹,謹慎小心的躲避著宮內人的視線,終于和綠菱到了內殿,剛剛進大殿內,只聽到殿內喚道“皇后回來了?”

    伯悅竹聽到這個聲音,渾身不寒而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雖說緊張,但面上依舊笑臉相迎,走進殿內道“臣妾給皇上請安。”

    南允仲靠在坐榻上,手上把玩這一串綠松石,嘴角噙著一抹笑意正看著伯悅竹。伯悅竹低著頭,沒有看南允仲一眼,南允仲道“起身吧!”

    “是!”伯悅竹抬起頭,看向了南允仲。

    南允仲一副懶散的模樣,沖伯悅竹問道“皇后這是去了何處?朕可是在此等了好久。”

    伯悅竹笑道“回皇上,臣妾身子剛剛好轉,想著出去走走,透透氣。怠慢了皇上,還望皇上贖罪。”

    南允仲聽完伯悅竹的話,點了點頭“皇后只是出去走了走,何罪之有?過來~”南允仲沖伯悅竹揮了揮手。伯悅竹給了綠菱一個眼神,綠菱瞬間領會,悄聲無息的撤到了殿外。

    伯悅竹笑著走向南允仲,到了南允仲面前,只見南允仲一把攬過伯悅竹的芊芊細腰,將她攬入懷中。伯悅竹還沒等站穩,就跌到了南允仲的懷里。南允仲貼到伯悅竹的耳邊,呢喃道“長樂宮內的人怎么都沒見到皇后出去啊?”

    “那還不是因為臣妾怕皇上擔心臣妾,臣妾才會偷偷的出去嘛~”看著伯悅竹在自己懷中撒嬌的模樣,弄得南允仲心直癢癢。

    南允仲笑了笑道“皇后可是知道欺騙朕的后果吧?”說著,南允仲將手,扶上了伯悅竹的頸部,用起了力氣。

    伯悅竹眉頭擰在了一起,撇著嘴,委屈道“臣妾怎敢哄騙皇上呢?”聽完伯悅竹的話,南允仲的手部力道小了些,伯悅竹趁這時,用力的呼吸著空氣。

    南允仲將放在伯悅竹頸部的手,一點點移到了伯悅竹的下巴,南允仲鉗著伯悅竹的下巴,貼近伯悅竹,道“你這張嘴,可真是好東西。”

    “多...多謝皇上夸贊!”

    “你可想讓朕今夜留在這?”

    伯悅竹大喜,開心道“自然是想。”

    “那朕今夜便留下陪你。”

    伯悅竹聽完,離開南允仲的懷抱,沖南允仲道“那臣妾去準備準備?”

    南允仲點了點頭“去吧!”

    伯悅竹沖南允仲莞爾一笑,隨后轉身準備離開內殿,這時只見殿外跑進來南允仲的貼身侍衛,侍衛瞧見伯悅竹做禮道“卑職參見皇后娘娘!”

    “林侍衛請起。”

    “謝皇后娘娘!”

    “林侍衛可是找皇上?”

    林方塬點了點頭,道“是,卑職來替國師給皇上送些東西。”

    “國師?那本宮就不打攪了,林侍衛快快進去吧!”伯悅竹說完便轉身離開了。

    林方塬進到了殿內,沖南允仲拱手做禮道“卑職參見皇上!”

    南允仲靠在坐榻上,閉著雙眼,輕聲道“什么事?”

    林方塬從懷中掏出了一紅木錦盒,雙手供上道“回皇上,國師說那蠱已有解法,全在錦盒內。”

    “嗯,呈上來。”

    林方塬將手中的錦盒遞到了南允仲的面前,南允仲緩緩睜開眼,看到了林方塬手中的錦盒。隨后開口道“放下吧。”

    林方塬放下了手中的錦盒,道“皇上,國師還說此蠱除了此解法,再無其他。”

    “朕知道了,告訴國師那件事讓他快些辦著。”

    “是!”

    “下去吧。”

    “卑職告退!”...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新快3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