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事情過了一陣子,這一陣子秦知煙沒有在王府出現過,也沒有見到江余姝,二人仿佛消失了般,沒有任何消息。

    聽楚譽所說,她們二人回丞相府養傷了。聞人并不在乎秦知煙的去向,但江余姝這個愛憎分明的人,聞人還是有些擔憂的。

    清歌的臉沒出幾日便被聞人給醫好了,經過上次南淮夸贊過清歌的廚藝很好這件事之后,清歌整個人都栽進了廚房,每天都做著不重樣的美食給聞人吃,順便還做了些糕點拿給楚譽。而清歌的胳膊現在已經不再泛紅了,一切恢復了正常。

    但讓南淮一直不解的是,清歌究竟被什么毒蟲咬了?還有,清歌是怎么恢復好的?南淮問過聞人,聞人也解釋不出來,她向南淮說,自己并沒有給清歌用過藥,因為她沒有找到清歌的病因,所以不知道如何對癥下藥。就這樣,清歌自己奇跡般的好了起來。

    而聞人還像之前一樣,天天制藥,送進宮中給伯悅竹,閑暇的時間,聞人還會和伯悅竹講聞人和南淮還有冉文卿的事。伯悅竹沒再運過功,用過聞人的藥后,伯悅竹脈搏不再紊亂,比之前好上了許多。

    聞人日日入宮,肯定少不了冉文卿,冉文卿沖聞人說了一句話,這一句話讓聞人幾天來都百思不得其解...

    “姑娘,今日我做了胭脂涼糕,你先嘗嘗鮮。”清歌端著瓷碟想興高采烈的走了進來。只見聞人并沒有理自己,而是坐在座位上愣著神,清歌下意識提聲的喚了聞人聲“姑娘...”

    聞人被清歌嚇了一跳,回了神,抬眸看向清歌道“無需這般大聲,我聽得到。”

    清歌將手中的胭脂涼糕放到了桌上,然后坐下,不解的問道“姑娘,自從前幾天你入宮后就經常愣神,是發生了什么事嗎?”

    聞人拿過筷子,夾著涼糕不以為意道“沒有,你多想了。”清歌剛要開口反駁,聞人便道“今日的這份糕點很是不錯,叫什么名字?”

    清歌嘟著嘴,一臉不滿的沖聞人道“姑娘還說沒有!剛剛人家都已經告訴過姑娘這道菜的名字了!”

    聞人怔了怔,這才想起來,剛剛在想事情,自己并沒有聽到清歌說的話。聞人瞧著清歌悶悶不樂,安慰道“好了好了,別氣了,快跟我說說這道菜叫什么?”

    “胭脂涼糕。”

    “沒為楚公子做一份?”聞人又夾了一塊,放到口中。

    清歌聽到楚公子這三個子,瞬間嬌羞了起來,沖聞人道“我先讓姑娘嘗嘗,若姑娘覺的好吃,我便再做一份給楚公子送去。”

    聞人看清歌這副小女子的模樣,心中也為她感到開心。不過,想到楚譽和江余姝,聞人心里便擔憂著清歌,恐怕清歌這份深情注定會被辜負...

    清歌見聞人不回自己的話,起身沖聞人道“姑娘,我先去做了,你有什么事吩咐絲竹吧!”

    “嗯,去吧。”

    “嗯!”說完,清歌走了出去,聞人隱約聽到了清歌在外沖人請安的聲音,會是誰來了呢?

    “美人兒!”只聽冉文卿的聲音慵懶卻不失魅惑的聲音傳了進來。聞人提了口氣,臉上掛著笑臉看向屋門口。冉文卿一件玄色的長袍,長眉若柳,身如玉樹,青玉折扇握在手,嘴角噙著一副放蕩不羈的笑容,走了進來。

    “冉大人。”

    “美人兒,你我都如此熟悉了,你還這般客套!快快起來!”

    聞人起身后,抬手沖座位示意“冉大人請!不知冉大人今日怎么有閑暇的時間來找民女?”

    冉文卿坐下后,聞人自然的給冉文卿斟上了杯茶。冉文卿端起茶杯喝了口道“今日在宮中并沒有看到美人兒的身影,以為美人出了什么事,便來此看看美人兒。”

    聞人笑了笑“讓冉大人掛念了,昨日忘記和冉大人說了,皇后娘娘的身體日益好轉,民女就不必日日入宮了。”

    “那照美人兒所說,本官就不能日日見到美人兒你了?”

    “嗯。不過大人若有事找民女,可以讓人來傳民女。”

    “算了,那般費事還不如本官自己親自來呢!”冉文卿說完,拄著自己的下巴,看起了聞人。

    聞人被冉文卿盯的渾身不舒服,眼神下意識的躲閃著冉文卿的視線。冉文卿見聞人躲閃著自己,非但沒有收回自己的視線,反而盯的更深。

    聞人最終忍無可忍,開口問道“大...大人...您今日來究竟是為何事啊?你這般盯著民女做什么?”

    冉文卿見聞人被自己惹急了,戲謔笑道“沒事,只是捉弄捉弄你。”

    聞人聽冉文卿的話,瞬間不滿了起來,這冉文卿就是這樣愛捉弄別人。就在二人在屋內拌嘴的時候,絲竹急急忙忙的沖了進來,邊跑進來邊哭喊道“主子!主子!不好了主子!”

    “怎么了?這般慌張!”聞人站起身,焦急的問道。

    絲竹看到了坐在一旁的冉文卿,哭著道“大...大人...”說完跪了下去。

    聞人和冉文卿一頭霧水,這絲竹究竟怎么了?怎么哭成這個樣子?聞人扶起絲竹,急著問道“到底發生什么了絲竹?你慢慢說。”

    絲竹抽泣著沖聞人道“主子!剛剛宮里傳來消息,說絲夏她出事了...”

    “什么?”聞人和冉文卿大驚!聞人看向冉文卿,只見冉文卿皺緊眉頭,沖聞人和絲竹道“走!現在就進宮!”

    “嗯!”三人片刻不敢耽擱,出了王府坐上了冉文卿的馬車,直奔宮中。

    進宮后,冉文卿帶著絲竹和聞人去了自己的府上,只見府上的管家和幾位侍衛站在府前焦急的等著什么,管家瞧見了冉文卿的馬車,急忙上前迎接。

    冉文卿下了馬車,管家道“大人!”

    “不必說了,我知道了,絲夏怎么樣了?”冉文卿向聞人伸向手,將聞人接下。

    “回大人,絲夏恐怕...快...”沒等管家說完,絲竹沖了進去“絲夏!絲夏!”

    聞人和冉文卿急忙跟上,待絲竹到了之前的住處,跑進屋后,瞧見絲夏躺在榻上已經奄奄一息了。聞人和冉文卿等眾人趕到后,只見絲竹抱著絲夏正在失聲痛哭著。

    聞人急忙上前,沖絲竹道“閃開!我看看!”

    絲竹放下了絲夏的身體,默默的站到了一邊。聞人看向榻上的絲夏,只見絲夏面露痛苦之色,嘴唇發紫,聞人一看便知絲夏是中毒了。

    聞人伸手搭上的絲夏的脈搏,聞人僅僅感受到了絲夏微弱的脈搏,隨后將手搭上了絲夏的鼻翼下,絲夏的呼吸都是時有時無。聞人在袖中掏出銀針,扎在絲夏的身上,隨后在懷中掏出了一翠綠色的瓷瓶,在瓷瓶中倒出了一粒藥丸,給絲夏服下。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新快3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