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清歌和聞人走了一會,便回到了自己的住處。二人在老遠外就看到了站在大門口焦急徘徊的絲竹,絲竹四周環視了一番,看到了向自己走來的聞人和清歌,絲竹急忙上前迎接“主子!主子你可算是回來了!清歌姑娘你怎么樣?都怪奴婢無能,沒能保護好清歌姑娘...”絲竹說著說著眼淚就潸潸而下。

    清歌趕忙拉上絲竹的手,給予安慰的笑,開口道“沒事沒事,不怪你,你看我這不好好的嘛!”

    絲竹聽到了清歌的安慰,抬起眸子看向清歌,只見清歌的臉上明顯的巴掌印,眼淚涌出來的更多了,情緒激動的沖聞人抽泣道“主子!你責罰奴婢吧!奴婢無能!”

    聞人本就因為今天的事弄得心煩意亂,絲竹現在又來沖自己痛哭,聞人感覺自己的頭瞬間疼了起來。聞人不悅的皺皺著眉頭,緊閉著雙眼,仿佛在隱忍著什么。

    清歌看出了聞人的不爽,急忙將站在聞人面前的絲竹拉到自己的身邊,小聲的告誡道“我勸你現在還是不要吵鬧姑娘了,姑娘今日本就因為這件事心情差,若你在沖姑娘大哭,姑娘怕會惱羞成怒的!”

    絲竹聽完清歌的話,漸漸沒了哭聲,取而代之的是絲竹的抽噎。清歌心疼的拍了拍絲竹的肩膀,隨后沖聞人小聲道“姑娘,我們進去吧!”

    聞人微微點了點頭,隨后抬步走進了院子。絲竹還站在原地抽噎,清歌沖絲竹擺手示意進去,絲竹才回過神,急忙跟了進去。

    進了屋后,清歌見聞人一直不語,便率先開口沖聞人問道“姑娘,你今天用過膳了嗎?要不我再去給你做些吃的吧?”

    沒等聞人回話,南淮便走了進來。清歌和絲竹看到南淮,先是一愣,他怎么跟過來了?隨后沖南淮異口同聲,做禮道“王爺吉祥!”

    南淮點了點頭,自己的視線全部集中在坐在桌前的聞人身上。南淮見聞人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眉頭一緊,遲遲沒有開口說話。屋內瞬間靜了下來,清歌覺得無比的尷尬,只好開口沖南淮問道“王爺...民女剛剛準備要為姑娘做些吃的,王爺要在這用膳嗎?”

    南淮看了一眼清歌,遲疑了片刻,隨后點了點頭。清歌沖南淮微笑示意,轉身帶著絲竹離開了。

    此時屋內只剩下聞人和南淮二人,從南淮進屋到現在聞人都沒正眼看過南淮一眼,一直單手拄著自己的額頭,微微皺著眉。南淮嘆了口氣,坐到了聞人的對面,拿起桌上的茶壺給自己倒了杯茶水“今日之事...”

    “今日之事王爺還是不要插手為好。”聞人冷冷開口道。

    “本王沒有要插手的意思,只是想來看看你,順便問問清歌姑娘的情況怎么樣了。”

    “你也覺的清歌得了瘟疫?”聞人眼神犀利道。

    南淮急忙搖頭道“你怎么會這么想?”

    聞人被南淮說的語塞,緩了好一會才開口沖南淮道“王爺恕罪,民女今日遇到的事太多了,怠慢了王爺...”

    “無礙,現在清歌姑娘的事才是最主要的,我們先把清歌姑娘的病看好。對于清歌姑娘的病情,你可有什么頭緒?”

    “暫時只是知道是被某種毒蟲咬到,但被毒蟲咬到沒有任何癥狀是不可能的!聽清歌的口頭描述,她除了被毒蟲咬,并沒有碰過任何異物。所以,除了毒蟲這層線索,別無其他。”聞人說完深深的嘆了口氣。

    南淮仔細斟酌著聞人剛剛所說的話,開口道“那今日清歌姑娘可有什么異樣的地方?”

    聞人搖了搖頭“沒有,和昨天一樣,什么感覺都沒有。”

    “你行醫這么久難道都沒看到過這種癥狀嗎?”

    “民女雖說會治病救人,但毒蟲這種東西并不是民女所研究和了解的范圍,所以民女也無能為力。”

    南淮點了點頭,沒在說話。這時清歌和絲竹端著飯菜走了進來,清歌笑道“王爺,粗茶淡飯委屈王爺了。”

    南淮看了眼清歌和絲竹手上端著的飯菜,隨后笑道“看這飯菜的模樣也是很有食欲,不知味道如何。”

    “雖說和王爺府上的御用廚子比不了,但別有一番滋味,王爺不妨嘗一嘗。”聞人沖清歌揮了揮手,清歌明白了聞人的意思,端著飯菜走了過去,將飯菜放到了桌上。

    聞人將其中的一副筷子遞給了南淮,道“王爺請!”

    南淮接過了筷子,將筷子伸向翠玉豆糕,輕輕夾了一小塊放到了口中,細細的品嘗著。一旁的聞人和清歌還有絲竹三人,滿懷期待的看著南淮,只要南淮不說難吃便成功了,

    只見南淮細細的品了半天,也沒給出什么評價,急的清歌直看著聞人。聞人拍了拍清歌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又等了一會,只見南淮抿著嘴點了點頭,開口道“雖說只是簡單的素菜白豌豆,卻格外的清香,做的很好。”

    “真的嗎?王爺!太好了!被王爺夸獎真是三生有幸!”清歌開心的都快蹦了起來。

    南淮見清歌如此開心,不自覺的也被清歌的笑所感染,自己也笑了起來。清歌拉著聞人的手臂,開心的沖聞人道“姑娘!姑娘!你聽到了嗎!王爺剛剛夸我做的飯菜了!”

    聞人寵溺的看著清歌,笑道“聽到了!你做的真的很棒!”

    南淮道“快些吃吧,再不吃該涼了。”

    聞人點了點頭,拿起桌上的筷子夾了起來。站在一旁的清歌一直按耐不住自己激動的心,小聲的和絲竹嘀咕著剛剛的事,絲竹則頻頻點頭,夸贊清歌。

    聞人已經很久沒看到清歌如此的開心激動了,自己的內心也忽然順暢了。聞人大口大口的吃著桌上的菜,絲毫沒有因為南淮在而拘束。南淮見聞人吃的如此開心,嘴角微微上揚,默默的夾著桌上的飯菜。

    用過膳,南淮飲了兩杯茶后便離開了。絲竹將碗筷拾了下去,清歌還在因剛剛南淮夸贊自己的廚藝而自喜中,聞人輕輕的敲了下清歌的腦門,道“傻笑什么呢?”

    清歌回過神,開心的沖聞人笑道“姑娘,你說王爺是不是很少夸贊其他人呀?我被王爺夸,感覺好榮幸啊!”

    “最主要的還是你做的很好吃,王爺才會夸贊你啊!”

    “姑娘說的不無道理,那清歌以后便是姑娘的私用廚子,只為姑娘一人準備膳食。”

    “最好是這樣,你可別因為王爺夸贊過你的廚藝而驕傲起來,日后不再給我做飯菜吃了。”聞人抱著膀子,調侃著清歌。

    清歌嘟著嘴“怎么會呢!清歌永遠是姑娘的!永遠!”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新快3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