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清歌姑娘,你在說什么?”楚譽不解的看向清歌。

    清歌急忙搖頭“沒...沒什么...”

    楚譽露出溫柔的笑臉,沖清歌問道“清歌姑娘今早還沒用過膳吧,等一下到了,我命人給你做些吃的。”

    “楚公子有心了。”語畢,二人再沒說話。清歌在去楚譽住處的路上,一直低著頭,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等到了楚譽的住處,楚譽命人去準備些吃的,還吩咐下去讓他們那些消腫的膏藥,給自己拿過來。清歌見楚譽如此關心自己,心中頓時起了層層漣漪。

    不知道的是,楚譽是真的關心清歌,還是在為江余姝贖罪...但知道的是,清歌對楚譽的愛意愈來愈深了...

    二人走進了楚譽的屋內,楚譽沖清歌道“清歌姑娘,你稍等片刻,早膳片刻就來。”

    “不急楚公子,一大早碰到這些事,實屬也沒什么胃口。”

    “那也要少吃些,這樣能有些體力。”

    “嗯。”

    楚譽坐在了清歌的對面,拿起桌上的茶壺給清歌斟滿了杯茶,遞給了清歌。清歌沖楚譽微笑示意,拿起了茶杯,掀開茶蓋抿了兩口,便放了下去。

    清歌想了想,問道“楚公子可知秦知煙今日來找我,是為何事?”

    楚譽點了點頭“今日一早,你的事就傳遍了整個王府,楚某自然是知道了。”

    “難道楚公子不好奇我究竟是得了什么怪病嗎?”

    楚譽搖了搖頭,道“清歌姑娘許是吃了什么不該吃的東西,你身邊有姑娘,若像秦知煙所說的瘟疫,以聞姑娘的性子,會迅速將你帶離王府,和眾人隔離。”

    “原是因為姑娘的存在才會對我如此信任啊……”清歌小聲嘟囔道,有些失落。

    “你在說什么?”楚譽沒聽清清歌的話,問道。

    “沒什么......我這身子上的問題,姑娘也沒看出個所以然,只是不疼不癢也不會傳染,索性不是什么大問題。”

    “那便好。只是秦知煙和余姝她們二人怎么會知道這件事?”

    “不太清楚,事發突然,我也來不及多想。”清歌想到這事格外郁悶,小臉皺成一團,惹人憐惜。

    “等王爺回來再細細調查此事,定會為清歌姑娘討回公道。不過,聽你所說,余姝并沒有為難你?”楚譽見清歌臉頰上的巴掌印,皺緊了眉頭。

    清歌被楚譽盯的臉色微紅說道“那便先謝過楚公子了。江姑娘在千鈞一發的時刻救了我,說起來,我還要感謝她呢。”

    “我知曉了,等一會我去看看她,順便幫你跟她道謝了。”楚譽笑道。

    清歌笑了笑,點了下頭。

    “楚公子。”只見丫鬟們端著做好的飯菜現在門外。

    楚譽揮了揮手,示意她們進來。丫鬟走進來后,將飯菜放到了桌上,撤到一邊道“楚公子,那奴婢們先退下了。”

    “嗯,下去吧。”

    “是。”

    楚譽將桌上的筷子遞給清歌道“清歌姑娘,吃些吧!”

    清歌點點頭,接過筷子夾了起來。

    清歌邊吃邊和楚譽聊天,就在清歌正開心的時候,楚譽的屋門被人用力推開。

    這一聲,同時嚇了楚譽和清歌一跳,二人紛紛看向屋門口。只見聞人沖了進來,南淮跟在身旁。聞人黑著臉,直勾勾盯著清歌的臉頰。清歌瞧見聞人回來了,拿著筷子的手都僵在了半空。

    聞人走進清歌,抬手摸著清歌受傷的臉頰,聲音絲毫沒有感情道“秦知煙打的?”

    清歌被聞人的模樣嚇到了,磕磕巴巴道“姑…姑…姑娘,我沒事,你…”還沒等清歌說完,聞人轉過身問向坐在一旁的楚譽“是不是秦知煙干的?”

    楚譽蹙著眉頭,沒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聞人二話沒說,轉身沖出了楚譽的屋子。清歌見聞人沖了出去,顧不上他人,急忙追了出去,邊追聞人邊喊道“姑娘!姑娘!”

    聞人根本不顧清歌的叫喊,此時的她已經被秦知煙徹底惹惱,今日若秦知煙不死,也必須扒了她層皮。南淮和楚譽還沒來不及說話,見聞人和清歌沖了出去,二人眼神相互交錯,便急忙追了出去。

    聞人沖到了秦知煙的廂房,守在秦知煙屋外的丫鬟見聞人沖了進來,上前就拉住聞人,嘴中還喊道“你做什么?誰讓你進來的!”

    聞人哪里能任由她們拉扯自己,抬腿就是一腳,踹向丫鬟的腹部。丫鬟被聞人狠狠的踹到了地上,捂著腹部蜷縮成了一團。屋內的秦知煙和江余姝聽到了外面的吵鬧聲,互相看了一眼。

    秦知煙不悅的沖身旁的琴瑟道“出去看看,她在喊什么?”

    “是,小姐!”琴瑟不敢耽擱,轉身就沖屋門走去。琴瑟剛要抬手開開屋門,只聽“嘭!”一聲巨響,屋門被聞人踹開,琴瑟因靠門太近,也受到了牽連。

    一聲巨響,嚇的秦知煙渾身一激靈,急忙起身去查看情況。秦知煙剛剛站起身,沒等走動,聞人已經走到了秦知煙的面前。秦知煙抬眼瞧上聞人,只見聞人面無表情,身上散發著怒氣,眼眸正死死瞪著秦知煙。

    秦知煙被聞人的氣勢嚇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往后撤了一步,半天沒說話。江余姝瞧見聞人,先是一愣,但看聞人的架勢應該是為清歌報仇的,江余姝二話不說,站起身閃到了秦知煙的面前,將秦知煙擋在身后,擋住了秦知煙。

    聞人見江余姝擋在了秦知煙的面前,并沒有說什么,依舊是死死的瞪著秦知煙,眼神像是要撕碎她般鋒利。江余姝見聞人不語,只好率先開口道“聞...聞姑娘,今日清歌姑娘的事是我姐姐的錯,我們會給你一個滿意的解決辦法,還望你能給我姐姐些時間。”

    秦知煙聽完江余姝的話中帶些認錯的意思,立刻不滿,剛要開口,就被聞人的話給噎了回去。

    只聽聞人道“我要親自解決。”聞人的這一句話,像是一把刀架在了秦知煙的脖子上,嚇的秦知煙動都不敢動。

    江余姝心中暗叫“糟了!”這聞人怕是真的惱了。江余姝心中急著想著對策,站在秦知煙面前的身子絲毫不動,聞人將視線挪到了江余姝的身上,冷冷道“閃開!”

    “不!”

    聞人見江余姝不動,在袖中順出銀針,用自己的手指夾住了銀針,抬手放在了自己的面前。眼看聞人就要將銀針飛向江余姝和秦知煙,只聽大喊一聲“姑娘!”清歌急忙跑了進來,跑到了聞人的身旁,將聞人手中的銀針一把奪下,放到了自己的手中。

    清歌氣喘吁吁沖聞人道“姑娘!姑娘!你可別沖動啊!”聞人沒有回話。

    清歌說完,看向江余姝和秦知煙的方向,瞧見秦知煙已經被嚇得臉色煞白,而江余姝眉毛都已經擰在了一起。

    四人誰都沒有說話,就這么僵持了沒一會,楚譽和南淮追了進來。秦知煙見到南淮的一瞬間,整個人都恢復了生氣,欣慰的沖南淮道“王爺!王爺你總算來了!”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新快3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