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南淮走后,聞人片刻不敢耽隔,叫著清歌開始制起了藥丸,聞人吩咐木香和絲竹去取藥材和工具。

    待二人拿藥材和工具回來后,聞人和清歌便開始制作起來。清歌不解問道“姑娘,這位皇后娘娘和你有何等淵源,竟讓你如此上心?”

    聞人邊攆著手中的草藥,邊笑道“我與皇后娘娘也算是有緣,見過我們二人的人都說我倆眉眼相似。這世間有多大啊!竟能讓我們長的如此相似之人碰面,這是何等的緣分!”

    清歌聽完聞人的話,驚呼道“竟有人和姑娘長得相似?”聞人點了點頭。清歌接著說道“那實屬是有緣分。”

    “所以說,既然如此有緣,我能幫些她什么,便幫她些什么。”

    清歌用崇拜的眼神看向聞人,說道“姑娘,我因你為傲!”

    聞人無奈的笑了笑,將手中攆好的草藥遞給了清歌“許久不見,怎么變得這般油膩。以前怎么不見你夸贊我呢!”

    清歌接過草藥,撇嘴道“人家怎么沒夸過姑娘,只不是姑娘忘記罷了!”

    聞人兩手一攤,手上沾滿草汁,沖清歌宛然笑道“難道是我記錯了?”

    “那可不!”清歌說完,又在一旁拿了一些草藥遞給聞人。聞人接過草藥,將草藥放到了藥攆上,繼續攆著。

    “咦?你們在做什么?”門外傳來一陣女聲。聞人好奇的抬頭向外望去,只見江余姝雙手背后,一臉疑惑的走了進來。

    只聽到清歌不滿道“你來做什么?”

    江余姝走到聞人面前,沖聞人雙手抱拳“聞姑娘!”

    聞人微微一笑,點頭示意道“江姑娘。”

    清歌放下手中的活,挽著袖子走了過來,一臉不悅又問道“喂!你的譽哥哥不在這,到別處找吧!”清歌說完,抱起了膀子。

    聞人微微蹙起眉頭,訓斥清歌道“清歌江姑娘是客,你怎能這般無理!”

    清歌被聞人訓斥后,沮喪的低著頭,撇著嘴,一臉的不快。江余姝沖聞人笑道“聞姑娘,我今日來不是來找譽哥哥的。”

    “哦?那江姑娘是為何事而來?”

    江余姝沖聞人天真爛漫的笑道“我今日來,是找聞姑娘的。”

    聞人疑惑道“找我?”

    “嗯!”

    清歌聽到這,立刻警覺的跑到聞人身前,將聞人掩到自己身后,質問道“你要做什么?”

    聞人心中也起了疑問,她和江余姝也就有過一面之緣,并無其它接觸。況且自己又和她表姐還有著梁子,她有什么事能來找自己?

    江余姝見清歌擋在聞人面前,一臉警覺的看著自己,瞥了清歌一眼,沒理她,沖清歌身后的聞人溫柔笑道“聞姑娘,我今日來感謝你的!”

    “感謝我?江姑娘要謝我什么呢?”聞人不解問道。

    江余姝娓娓道來“譽哥哥和我說,他那日上永昆山上才子幽菖草時,結識了兩位好友。這兩位好友替他找到了子幽菖草,讓他能及時回青杬救我。”江余姝語嗶,便笑意盈盈的看向聞人。

    聞人聽完,笑著點了點頭,道“那江姑娘是如何知道,楚公子在永昆山上結識的兩位好友就是我們二人呢?”

    “是譽哥哥告訴我的。”江余姝說完,瞥著站在一旁的清歌。

    清歌對上江余姝的眼神,只見江余姝提到楚譽一臉的自豪,清歌的心就像是被人打了一拳,生生疼了好一會。

    聞人瞧著江余姝和清歌二人對峙的雙眸中摩擦出了火花,生怕二人在打起來,急忙從清歌身后走過來,笑道“區區小事何足掛齒,江姑娘莫要記在心上。”

    江余姝白了一眼清歌,將視線落到了聞人身上,立刻換了副嘴臉,道“那怎么行,雖說我不是溫柔賢淑之人,但知恩圖報的心我還是有的。怎么說你也幫過譽哥哥和我,江余姝今日便欠下聞姑娘一個情。”說完沖聞人抱起了拳。

    聞人很是欣賞江余姝的這份重情重義的心,但是好巧不巧,她的表姐卻是秦知煙。想到秦知煙,聞人也不想與她有任何瓜葛,抬起手握住江余姝的手,輕聲細語道“只是小事,怎么讓江姑娘說的如此嚴重。大家都是相識一場,以后也都是好友,好友之間互相幫忙不是應該的嗎!這等小事不必掛在心上。”

    “幫忙事小,但救命事大。這件事我江余姝記下了,日后若有余姝能幫上忙的,聞姑娘盡管開口就是了。余姝就不打擾聞姑娘了,告辭!”說完,江余姝便離開了。

    聞人不禁感嘆道“是個真性情的女子。”

    一旁的清歌遲遲不出聲,聞人好奇的瞄向清歌,只見清歌怔怔的望著門外,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聞人無奈的嘆了嘆氣,走過去,搭上清歌的肩膀,道“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聞人轉過身,去一旁接著忙著手中的活。

    只聽清歌泄了口氣,轉過頭,沖聞人咧嘴笑道“姑娘剛剛說的什么呀!是什么意思啊?”

    聞人笑道“自己慢慢去悟吧,等你悟懂了,便懂了。”清歌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主子,奴婢剛剛看到江姑娘剛剛在這走出去了。”絲竹手中抱著一筐草藥,走了進來。

    “來和我說了幾句話,便離開了。”

    “哦~”絲竹點了點頭。

    三人忙碌了不知多久,待忙完,看向窗外,外面依舊下著濛濛細雨。

    “啊~緊趕慢趕終于完事了,累死了~”清歌邊抻著懶腰邊抱怨著。

    聞人將制成的藥丸放到了準備好的瓷瓶內,放入懷中,看向一旁的清歌道“你呀!就是許久不和我制藥了,人都變得越發懶散了!這才僅僅制了一粒藥丸。”

    清歌嘟著嘴,不滿道“現在制一粒,我骨頭架子都要散了,若要在多制幾粒,我怕就猝死了。”說完,整個人都栽在榻上,舒舒服服的躺著。

    絲竹和聞人見清歌這副樣子,不由得笑了起來。

    “什么事,給我的美人兒高興成這個樣子?”聞人聞聲向門外望去,只見冉文卿葉眉之下是一雙勾魂攝魄的眼眸,眼角微微上挑,更增添撩人風情。朱唇輕抿,笑著看著自己。

    聞人見到冉文卿,心中頓時高興起來“冉大人!”

    絲竹站在一旁“大人!”

    冉文卿用手掃了掃身上的雨水“免禮免禮。”

    聞人拿起桌上的茶壺,替冉文卿倒著熱茶“今日下雨,冉大人怎么都不打把傘出門。”倒完熱茶,將茶壺放到了桌上。

    冉文卿走到了桌前,坐到了凳子上,端起聞人斟好的茶,吹著熱氣道“這不,想美人兒了,迫不及待的就來了。”

    “去絲竹,拿條新臉帕,給冉大人。”

    “是!”

    冉文卿挑眉看向聞人“怎么樣,絲竹侍奉的可還滿意?”

    “冉大人府上的人,自然挑不出錯處。”

    “美人兒怎么現在也學會油嘴滑舌了?”

    聞人捂嘴笑道“那不還是和冉大人學的!不過...冉大人今日前來怕是有事找民女吧?”聞人仿佛看穿了冉文卿的心思。

    冉文卿拿著茶杯的手,稍稍抖了一下,但立刻恢復了正常。這一切聞人都看在眼里,自己真的沒有說錯。

    冉文卿喝了口茶,贊道“好茶!好茶!”但聞人并沒有回話,就一直看著冉文卿。冉文卿沒有聽到聞人回話,沉默的了片刻“是,我今日前來是有事找你。”

    “民女沒有說錯的話,大人是為皇后娘娘的事前來的吧?”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新快3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