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屋內有點響動,回過神的清歌趕緊進了屋子。

    “姑娘有何吩...”話還沒說完,清歌就止了聲,捂住嘴輕笑,原來,是聞人睡姿不夠雅觀,將榻上的東西折了下來,所以才出了聲響。

    見這么大的聲音也沒吵醒聞人,清歌便伏在桌子上,也睡了過去。

    第二日一大早,楚譽、南淮、冉文卿三人便敲了聞人的門。

    清歌迷迷糊糊的在桌子上爬了起來,沖門外喊道“來了!”說完,去開了門。

    打開門后,只見門前站著的三人正看著清歌,清歌連忙做禮道“民女給王爺,冉大人請安。”隨后又沖楚譽點頭道“楚公子。”

    南淮率先開口道“無需多禮,她醒了嗎?”

    “姑娘還...”

    “清歌...這么一大早,是誰啊?”

    清歌還沒說完話,就聽到屋內聞人傳來的聲音。清歌立刻轉過身,走進屋子,看到聞人此時已經撐起了身子,坐了起來。

    清歌沖聞人道“姑娘,王爺和冉大人還有楚公子來了。”

    聞人抬眸看向門口,只見三人走了進來。南淮大步走向前,一臉焦急的問道“怎么樣?今日有沒有感覺好些?”

    “民女無事了,讓王爺費心了。不知這么一大早王爺和冉大人還有楚公子你們三人前來找民女,是所謂何事?”

    南淮看了眼冉文卿,冉文卿撓了撓頭回道“是我要來找美人兒,今天天氣甚好,倒不如出去走走,身子也能好的快些。”

    聽完冉文卿的話,聞人想了想,答道“也好,那請三位出去稍等片刻,民女洗漱一番。”

    冉文卿聽聞人同意了自己的意見,高興的向外走去,邊走邊說“好好好!那我們去外面等著!”說完三人就出了屋門。

    不久,聞人和清歌就走了出來,只見今日的聞人寐含春水臉如凝脂,白色牡丹煙羅軟紗,逶迤白色拖地煙籠梅花百水裙,身系軟煙羅,還真有點粉膩酥融嬌欲滴的味道。

    許是因為風寒還沒痊愈的緣故,聞人看上去還是有些虛弱。

    冉文卿驚呼道“美人兒你可真是配得上我叫你的這一聲啊!”

    聞人聽冉文卿的話,就知道冉文卿又要開始貧嘴了,急忙制止道“好了冉大人!我們快些走吧!”說完,聞人就先行抬步向前走去。

    冉文卿看了看身旁的南淮,只見南淮鐵青著臉正在瞪著自己,冉文卿立馬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小跑上前追著聞人的步子。

    “多年不見,冉大人居然還是小孩子的性子。”一旁的楚譽隨口說道。

    南淮黑著臉,不悅的答道“遲早讓人打!”說完話,也大步跟上前。

    楚譽被南淮這句話逗的笑了起來,無奈的搖了搖頭,也追了上去。

    走在前面的聞人,突然想到了什么,回過頭問道“不知今日我們是要去何處走走?”

    南淮沖聞人溫柔笑道“這王府你也應該是熟悉了,今日便帶你上街走走可好?”

    聞人聽到上街,心中頓時升起了莫名的興奮,開心的笑道“真的嗎?太好了!”

    南淮見聞人如此開心,心里便想到,自己想的果真沒錯,聞人從小在江湖中長大,最不喜歡的就是束縛,如今帶她出去走走,她肯定會喜歡的。

    “事不宜遲,我們快走吧!”冉文卿迫不及待的走到了最前面,眾人緊跟其后。

    剛剛走到王府的大門前,只聽到眾人身后傳來的一陣熟悉的女聲

    “王爺!”

    這一聲,聞人想都不用想便知道是誰,沒有停住腳步繼續和清歌向外走去。

    南淮不悅的回過頭,看向秦知煙,只見秦知煙身旁還有個江余姝,二人一左一右還有兩位婢女,四人向眾人走來。

    “王爺這是要去何處?”

    “難道去往何處還要向你通報一聲?”

    秦知煙被南淮硬生生懟了回來,臉色極其難看,但依舊笑臉相迎道“王爺...說的是...”南淮沒再理她轉身拂袖而去。

    站在一旁的江余姝一直撇著嘴,低著頭一聲不吭。楚譽剛想開口問向江余姝,只聽秦知煙道“楚譽你難道也是要隨王爺他們一同出府?”

    “是啊!今日天氣不錯,冉大人提議出去走走。”

    “你就這樣把余姝一人丟下了?”

    楚譽聽完秦知煙的話,有些不悅“秦千金從何而來的丟下?楚某只是出府走一走。”

    秦知煙沒說話,冷哼一聲轉身開口道“余姝,我們走!”站在原地的江余姝抬眸對上楚譽的目光,眼中透露著失望,隨后轉身跟上了秦知煙。

    楚譽深深地嘆了嘆氣,大步追上南淮他們眾人。

    待楚譽趕上了眾人的步伐,冉文卿無奈道“哎~你們二人啊~都被女人所羈絆嘍!”

    楚譽笑道“余姝心思單純,不懂心機,秦小姐是她的表姐,不知是福還是禍。”

    提到秦知煙,冉文卿的話夾子仿佛就被打開了“話說這秦知煙,怎么跟個狗皮膏藥似的,怎么撕也撕不掉。南淮啊!你攤上這女子,可真是...”

    還沒等冉文卿吐槽完話,就南淮鋒利的目光扼制住了。

    一路上冉文卿都在不停的說,而眾人時不時的回應著冉文卿。就這樣眾人走到了街上,或許是許久沒看到如此繁華的場景了,聞人當時就按奈不住自己的欣喜,左看看右看看,非常好奇。

    就在眾人閑逛時,突然!南淮感覺到了什么不對的地方,警覺的四下掃視著。一旁的楚譽看到了南淮的舉動,看向南淮,二人對上了視線。

    “你是不是也感覺到了?”南淮蹙緊眉頭,問道。

    楚譽看了看四周,隨后點了點頭。

    南淮看向聞人,只見聞人和清歌還有冉文卿三個還在好奇的四處走動,面露著喜色。南淮走向冉文卿,靠近冉文卿在冉文卿耳邊呢喃了幾句,冉文卿臉色瞬間凝重,走到正在看首飾的聞人身旁,拉著聞人就要離開。

    聞人被冉文卿這么一拉,搞得不明不白,奮力的掙扎著,問道“冉大人!冉大人!你這是做什么?”

    “我們被人跟蹤了!快走!”冉文卿說完,也沒有放開拉著聞人的手臂,徑直的向南淮的方向走去。

    聞人聽完冉文卿的話一愣,乖乖的任由冉文卿的拉扯,跟在冉文卿的身后。眾人向路旁的酒樓走去,進了酒樓,小二見眾人衣著不凡,殷勤道“客官里面請!”

    冉文卿率先帶著聞人和清歌走了進去,南淮警覺的向后瞄了一眼,隨后和楚譽二人眼神示意了一下,走進了酒樓。

    “給我們找個雅間。”

    “好嘞!樓上請!”小二弓著腰,送眾人上了樓。

    上了樓,向右拐,小二推開了第二間的屋門,道“客官!請!”

    冉文卿道“準備你們這最好的酒最好的菜,給我們上來!”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小二連連應聲,隨后關門退了出去。

    待小二走后,聞人才開口問道“我們真的被人...”聞人沒想說出后兩個字,只是看了看他們三人。

    只見楚譽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聞人突然沮喪起來,心想道:好不容易出來走一走,不是碰上了秦知煙,就是被人跟蹤,真是一刻都不讓人不消停。

    冉文卿不解問道南淮和楚譽“你們二人可是得罪了何人?”

    南淮道“本王還用得罪何人嗎?”說完,冉文卿才想到了什么,“也對。”

    一旁的楚譽聽明白了兩人的對話,說道“我覺得南允仲沒必要找人跟蹤你,恐怕這跟蹤的另有其人。”

    聽完楚譽的話,聞人這才回過神來,不安的看了眼一旁的清歌,只見清歌也一臉擔憂,惴惴不安。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新快3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