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用完飯后,聞人抬了抬手示意木香到身邊來,耳語幾句后,木香便退了出去,并關上了門。

    清歌不解,姑娘這是要做什么....

    只見聞人低聲說道“這一鬧,和御王那邊肯定會多生事端。如今走了倒顯得你我二人薄情寡義。還是在此地多留一段時間吧。”

    清歌有些失望“可是,姑娘,那秦知煙的性子你比我更清楚,要是留下來,豈不是自找麻煩。”

    聞人看著清歌,眼神堅定道“恰恰是因為秦知煙,我才要留下來。和御王對我的恩情,值得讓我假扮未過門的王妃!”

    聽到這句話,清歌瞪大了雙眼,大聲說道“姑娘你要假扮....”

    聞人趕緊捂住清歌的嘴,這一番動作廢了她不少力氣,聞人無力的靠在清歌的肩膀上,讓她小聲些。

    “假扮王妃?這可是欺君罔上的大罪啊....姑娘你可要三思而后行....”

    “無事....畢竟....”

    聞人說到這便止住了話,清歌見聞人心意已決也不好在制止,嘆了口氣想了半天。突然抬起頭一臉壞笑的看向聞人。

    聞人被清歌這一笑,弄的渾身一顫,感覺到清歌心中又想到了什么,聞人問道“你這笑意…”

    “姑娘不是想報恩,姑娘怕是因為舍不得某些人才留下的吧!”

    “某些人?”

    聞人不解的看著清歌,想了半天沒理解清歌是何意。

    清歌并沒有回話,一直帶著壞笑看著聞人。

    聞人被清歌盯的實屬難受,隨后反應過來清歌的意思,臉頰一紅,不悅道“你現在都這般狡黠了嗎?”

    “姑娘如此惱火,那我便是說對了!”

    “你…”

    聞人話還沒說完,就聽見門外木香大聲道“你是何人?”

    聞人拽了拽清歌的袖子,清歌便扶聞人起身走出了屋子。

    “發生了何事?”聞人問道,卻見一個女子站在門口,那女郎秀美中透著一股英氣,光采照人,當真是麗若春梅綻雪,神如秋蕙披霜,兩頰融融,雙目晶晶,大約也是十八九歲,腰插匕首,長辨垂肩,一身鵝黃衫子,旖旎如畫。

    “聽說師兄在你這里?師兄在哪,我要見他。”那女子向屋內張望著。

    聞人欲開口,一旁的清歌震驚道“是你!”

    那女子皺了皺眉頭道“怎么哪都有你啊。”

    清歌不甘示弱,回道“我還想這么問你呢!”

    聞人和木香皆詫異,這二人緣是舊相識?怎么一見面就箭弩拔張,不相上下。

    “清歌,這位是?”聞人問道。

    清歌沒好氣的說道“這位是江余姝,江姑娘,是楚譽的師妹,也是楚譽未過門的妻子。”言罷,扶著聞人的手緊了緊,情緒也有些低沉。

    被叫做江余姝的女子,打量了聞人一番,漂亮的眼睛里帶著好奇,卻也不乏尊重。

    “江姑娘,本人姓聞名人,你可以叫我聞人。楚公子不在這里,若是尋他,應該是在和御王身邊。”聞人好心提醒道。

    “聞姑娘,名字有些耳熟...罷了,想不起來便想不起來吧。不過,我倒不急著找師兄了,見著清歌姑娘在此處,好久不見,敘敘舊,清歌姑娘和聞姑娘都不會介意吧?”江余姝挑釁的看了清歌一眼,說到“清歌姑娘”這四個字的時候聲音還特意加重了些。

    清歌也不答話,聞人有些心疼,回絕道“江姑娘叫我聞人便好。雖說我也是想讓你們說說話的,不過目前,我這身子剛剛染了風寒,萬一過了病氣給江姑娘,就得不償失了,清歌懂些醫術,在我身邊還能照顧我。待我病好,再請江姑娘來和清歌敘舊可好?”

    江余姝也不惱,她也是個明事理的女子,稍稍想了想,便抱拳道“聞姑娘,今日給你造成不便了。那就等聞人姑娘身體好了,再來叨擾。”言罷,便大步離開。

    清歌和木香扶著聞人回了屋子,將她扶到榻上后,木香就退了出去,而清歌坐在椅子上,神色不明,端著茶杯,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聞人本欲和清歌說些什么,卻頭痛欲裂,只得翻了身,休息片刻。

    這邊的江余姝,得了聞人的指點,便先去尋了楚譽。

    見到遠處走來的江余姝,冉文卿打趣道“你的小媳婦又來尋你了。”

    楚譽看向江余姝,面露微笑。等江余姝到了楚譽面前,楚譽寵溺的揉了揉江余姝的發頂,說道“不是說過幾日再去尋你嗎,你怎么今日就來了?”

    江余姝站在楚譽面前,紅著臉開心的說道“我今日是來找表姐的,到了王爺府表姐說譽哥哥也在,我就來啦!”

    “咳咳!”一旁的冉文卿見二人你儂我儂,尷尬的輕咳一聲示意自己也在。

    楚譽和江余姝二人這才想起旁邊還有人在,江余姝不好意思的看向冉文卿,沖冉文卿道“余姝給冉大人請安!”

    冉文卿沖江余姝打趣道“許久不見,江姑娘倒比之前水靈了不少。”

    江余姝聽完冉文卿的話,回擊道“許久不見,冉大人倒是沒變樣子,還是那般紈绔。”

    “嘖嘖嘖,楚譽,你這小娘子可真是潑辣!”冉文卿不滿的沖楚譽抱怨著。

    楚譽聽完冉文卿的抱怨也不惱,寵溺的看著江余姝笑道“可是我就是喜歡啊!”

    楚譽這句話說完,冉文卿當時就給了兩人一個大大的白眼,隨后扶上額頭,口中嘆道“行了行了行了!你們快要膩死我了,我走了!”說完,冉文卿轉身就離開了,背沖二人擺了擺手。

    二人目送了冉文卿后,江余姝上前抱住楚譽的胳膊,疑問道“譽哥哥,剛剛姝兒看到了清歌姑娘,清歌姑娘怎么會在這里呀?難道...”江余姝狐疑的看向楚譽。

    楚譽對上江余姝的視線,微微點了點頭。

    “真的是你!真的是譽哥哥你將清歌姑娘帶來的?”江余姝驚呼道。

    “是。”

    “可是...可是...譽哥哥你一直都沒有告訴姝兒,清歌姑娘和你究竟是如何相識的啊?你們二人有何關聯啊?譽哥哥你又為何將她帶來這王府啊?”

    楚譽看著江余姝這著急的模樣,聲音溫柔道“之前沒有和你說,是怕你起了疑心。”

    楚譽說完,江余姝就不開心了。立刻撒開了楚譽的胳膊,站到一旁,嘟著嘴道“難道在譽哥哥眼里,姝兒就是那樣小肚雞腸的人嗎?姝兒和譽哥哥青梅竹馬,譽哥哥竟不知道姝兒是何樣子的人!”

    楚譽見江余姝耍起了脾氣,無奈解釋道“姝兒,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當時實在解釋不清楚這件事,所以并沒有和你細說。”

    江余姝聽完楚譽的解釋,依然愣愣的站著,委屈的看著楚譽。“姝兒去看表姐了,譽哥哥...”

    江余姝說到這,看了眼楚譽,勉強一笑,沒有說完話,轉身就走了。

    而站在原地的楚譽,剛想抬步上前追去,抬起的步子立馬就收了回來,轉頭向江余姝的反方向走了去...

    此時聞人這邊,清歌守在聞人的榻邊,寸步不離。但眼神空洞,像是在想什么事而走了神。

    “聞...”楚譽剛剛走進來,便看到清歌拄著下顎,癡癡的望著前方。

    清歌被楚譽的這聲喚回神,看向門外。只見楚譽站在屋門前,正看著自己。

    看到楚譽的到來,清歌瞬間在凳子上彈了起來,看了眼旁邊的聞人,見聞人昏昏欲睡中,清歌沖楚譽比了一個“噓”的手勢。楚譽明白的點了點頭,隨后清歌輕手輕腳的走向屋外,楚譽跟著出了屋外。

    “姑娘有些乏了,楚公子明日再來吧。”

    “今日余姝是不是來過?”

    清歌聽到楚譽提到江余姝,微怒道“是!楚公子告訴她別再來了,姑娘這幾日本就身體不好,她這一來,可給姑娘折騰夠嗆!”

    楚譽聽完清歌的話,眉頭微微蹙緊,表情有些凝重,但隨即沖清歌笑道“楚某在這替余姝道個歉,余姝從小被寵大,對誰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但是她心卻不壞,只是性格大大咧咧了些。”

    清歌咬著唇,雙手握拳咬牙道“待姑娘醒來,我會把這些話說給姑娘聽的。”

    楚譽聽完聞人的話,這才舒了口氣“楚某在這先行多謝清歌姑娘了,待聞姑娘的病好些了,楚某帶余姝親自前來道歉。”

    “天色也不早了,楚公子快些回去歇息吧,清歌就不留楚公子了。”清歌說完,便沖楚譽做了禮。

    楚譽點了點頭,沖清歌拱了拱手,便轉身離開了。

    清歌呆呆的望著楚譽的背影,眼神中透露著非常復雜的神情...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新快3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