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眾人皆望向門口,只見秦知煙面色陰沉的走了進來。

    “楚公子?你怎么在這兒?”進入院子后看見楚譽的秦知煙楞住了,疑惑的問道。

    “秦千金來此處是為何?如果下官沒有想錯,剛才王爺已經勒令過千金不許踏入這里吧。”冉文卿不悅道。

    “我是和御王府的未來王妃,你們還想攔我?”

    “秦小姐簡直是欺人太甚!你連王爺的話都不聽嗎?”清歌怒道。

    聽到此,秦知煙嗤笑一聲“王爺?剛才皇上急宣王爺進宮。遠水可救不了近火,你這個鄉村來的野丫頭和那個身份不明的神醫,立馬給我滾出王府!”

    “秦姑娘,你和王爺目前并未成親,在王府管事,有些為時尚早啊。”楚譽站在清歌面前道。

    “想不到你們都是一丘之貂.....楚譽,我看錯你了!你為了這個小蹄子敢忤逆我了?你心里還有沒有余姝?眼里還有沒有我這個未來的堂姐?”秦知煙剛說完,便覺失言,可說出去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了。

    “這件事為何要牽扯到余姝?楚某不過是就事論事罷了,在秦小姐的眼里就如此不堪?”楚譽有些微怒,但擋在清歌面前的身子卻沒有動。

    “秦知煙,這里不歡迎你。想必你也知道和御王的性子,你來這里大鬧一場的事很快就會傳到他的耳朵里,也許現在王爺就在趕回的路上,秦千金,你自求多福吧。”冉文卿說完這句話,看向秦知煙的眼神有些幸災樂禍。

    聽此,秦知煙握緊了雙手“你!”

    她的婢女有些害怕,拽了拽她的衣袖。

    “小姐,您還是走吧.....”

    “啪”的一聲,守在聞人門前的眾人皆有些錯愕。這秦知煙,真是善惡不分。

    “閉嘴!沒有你說話的份!你個吃里扒外的下賤東西!”秦知煙憤憤道,言罷還想再給那婢女一耳光。

    清歌本欲制止他,卻被楚譽一把拽住,楚譽小聲在她耳邊說道“她這是管教自己婢女,若是我們摻和就是多管閑事,會落人口柄。”

    這皇宮真是不把人當做人看....清歌心里想到。

    打了婢女幾個耳光后,秦知煙見無人理睬她,瞪了一眼楚譽和清歌便走了。

    “真是難纏....”冉文卿揉了揉眉頭說道。

    “也不知道剛才那一番吵鬧有沒有打擾到聞姑娘休息。”楚譽擔憂道。

    清歌攥緊了手中的帕子,不曾言語。

    只聽見屋內傳來一陣咳嗽聲,越發嚴重了。

    “讓人擔心啊....”楚譽喃喃道。

    冉文卿抿了抿嘴,讓清歌和楚譽在外面等著,他進去看看聞人的情況。

    他摸了摸聞人的額頭,溫度稍稍降了下去,卻還是有些發燙。

    聞人感覺一個溫暖的手掌覆在自己眉心,她緩緩睜開眼睛,見到是冉文卿,便又閉上了眼睛,聲音沙啞道“冉大人,我好些了,無須為我擔心。”

    冉文卿連忙撫了撫聞人的頭發,示意她不用講話。

    他溫柔道“你不用說話,美人兒。在外面實在擔心你,我就進來陪你,這樣我還能放心些。”

    他頓了頓,又說道“剛才那秦知煙那么吵,美人兒你肯定也聽見了。不過不用擔心,我在這,不能讓她欺辱了你去。從前...從前本官也是奉命行事,但從今往后,本官不會對你動手的,美人你就放心吧。”

    他又掐了掐聞人的臉,笑道“趁美人兒沒有力氣,蹂躪一下美人兒。美人兒的臉真軟,捏著舒服。”

    聞人睜開眼睛憤憤的瞪了冉文卿一眼,卻因用力過猛又咳了幾聲,她背過去曲著身子咳著。

    冉文卿趕緊拍著聞人的后背,哄道“美人兒美人兒,我錯了,我不開玩笑便是了。”

    聞人聽完冉文卿的話,這才慢慢回過身子,口中說道“大人,以后可休要動手動腳的,這個樣子成何體統!”

    冉文卿笑道“美人兒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脾氣秉性,況且我怎會隨隨便便沖別人動手動腳,你以為誰都可以受到本官的青睞嘛!”

    聞人此時已經無言以對,只好默不作聲,閉著雙眼靜靜聽著冉文卿的聒噪。冉文卿見聞人閉上了雙眼,閉上了嘴,為聞人蓋好了被子小聲道“那你先休息,我先走了,晚些再來看你。”

    說完,冉文卿起身就離開了。

    許是發熱的緣故,聞人又迷迷糊糊的睡著了,待聞人醒個來時,已經不知道是什么時候了。

    聞人睜開眼,想要開口說話,可是喉嚨像是被異物堵住了一樣,異常干澀和疼。趴在桌旁的清歌聽到了奇怪的聲音,緩緩的坐起身,向聞人看去,只見聞人此時用力支撐起身子,要下榻。

    清歌見勢急忙跑過去,扶起聞人道“姑娘你醒了,要喝水嗎?”聞人點了點頭。

    清歌將聞人安置好,起身去給聞人倒了杯水,遞給聞人。聞人大口大口的喝著,喉嚨瞬間被清水滋潤,清清涼涼的,聞人感覺很是舒坦。

    沒幾口,聞人就將被子里的水喝光。清歌見聞人將杯里的水喝光,問道“姑娘還喝嗎?”

    聞人搖了搖頭,此時的聞人喉嚨還有些沙啞,緩緩說道“何時了?”

    “申時了。”

    “我睡了許久吧?”

    “也沒睡多久,兩個時辰之余。”

    聞人點了點頭,隨后想起了什么,問道“今日秦知煙來過了?”

    一提到秦知煙,清歌就氣沖沖道“姑娘別提了,今日那瘋女子又來耍潑了!”

    “哦?”

    “她的婢女好心好意的提醒她,卻被她當眾打了好幾記耳光!還好有楚公子和冉大人在,否則不知道這瘋女子能做出什么呢!”清歌說完,還一副憤憤不平的樣子。

    沒等聞人說話,清歌繼續說道“姑娘,等你好些了我們就盡快離開這是非之地吧!這種瘋子,誰知道會做出什么樣的事來。”

    “嗯。”聞人輕聲應了一下。

    “呀!姑娘餓了吧!我都把這事忘記了!我這就叫絲竹去給你準備吃的!”清歌說完就起身出了門。

    “姑...姑娘....”

    一聲輕喚,聞人好奇的看向門外,只見木香眼中帶淚,一臉震驚的望著聞人。聞人見到木香,心中也明朗了不少

    “木香~”

    “姑娘!你終于回來了!”木香小跑向聞人,眼淚這時也滴落下來,著實讓人看著心疼。

    木香匍匐到了聞人的榻前,聞人伸手安撫著木香道“傻姑娘,哭什么!”

    “奴婢...奴婢以為姑娘進了皇宮...就....”說到這,木香沒再說下去。聞人當即就明白了木香想要說的是什么,隨后聞人笑道“怎么會呢!這皇宮又不是吃人的怪物。”

    木香張嘴想要說什么,但是沒有說出來,頻頻點頭道“姑娘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這時,清歌和絲竹端著吃的走了進來,看到跪在聞人榻前的木香,清歌警覺的喊道“你是什么人?跪著這里做什么?”

    木香嚇了一跳,身子向后蹭了幾下。聞人見清歌給木香嚇壞了,急忙解釋道“清歌,這是王爺府上的丫鬟,是之前王爺派來侍奉我的。”

    清歌狐疑的看一眼木香,便沒再說話,和絲竹將手中端著的食物放到了桌上,變換到笑臉說道“姑娘,給你準備了些清淡的粥菜,你對付吃一些。”

    “清淡點挺好的。”說完,聞人起身要下榻。

    木香見勢扶著聞人,“姑娘,奴婢來扶您。”

    “嗯”

    聞人坐到了桌前,看到桌上準備的蓮子松露粥心中有些驚喜,看到清歌道“這是你準備的?”

    清歌笑道“那是自然!許久沒為姑娘做了,不知道還合不合姑娘胃口,姑娘快嘗嘗看。”

    聞人拿起碗中的勺子,舀了一勺粥,放入口中。頓時,聞人感受到了松露的香甜還伴著蓮子的爽口,咀嚼著蓮子,嘗到這蓮子還是新鮮的,應該是剛剛扒出來的。

    “嗯~味道還是那個味道,一點都沒有變。”聞人稱贊道。

    清歌聽到了聞人的稱贊,很是開心,“那就好!那就好!”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新快3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