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早膳看起來很是可口,但聞人身體抱恙,只動了幾筷子便放下了。

    “姑娘....你現在整個人都看著不對勁兒,像煮熟的蝦子一樣紅。”

    聽此,聞人轉過去看向清歌,清歌輕呼了聲“姑娘!我去給你找郎中。您的眼睛....”

    “咳咳,無妨,我歇歇便好,咳..咳咳。”聞人似是很痛苦般掩住胸口。

    見此場景,清歌立馬叫了絲竹去請郎中,她留下來陪著聞人。

    聞人眼睛蓄滿淚水,羸弱的看著清歌,卻一句話也說不出,連續的咳嗽快將她的體力耗盡了。

    “美人兒,我來送你....美人兒!你怎么了!”昨日聽說聞人要離開的冉文卿本想在聞人臨走前送送她,卻見聞人狀態不對,有些慌亂,急忙跑到聞人的榻前,焦急的問著。

    “大...大人...咳...民女沒事...”聞人勉強說出了句話,來應付冉文卿,生怕冉文卿為自己著急。

    冉文卿見聞人的情勢不好,沖一旁的清歌問道“去找郎中了嗎?”

    “大人,找了,絲竹已經去了。”

    “你們是怎么照顧的?人都成這個樣子了,才去請郎中嗎?”

    “我...”清歌被冉文卿吼得不知所措,又急又委屈,咬著嘴唇不再出聲。

    聞人見冉文卿正在責備清歌,急忙的解釋道“大人...和清歌她們無關...咳...是民女不讓..以為休息片刻便沒事了,...咳咳咳!”

    一陣猛烈地巨咳,把冉文卿嚇的一個箭步到了聞人的面前。冉文卿一邊撫著聞人的背,一邊輕聲細語道“你別多語了,你現在不宜多說話,快快躺下歇息。”

    說完,冉文卿將聞人輕輕放到了榻上,一臉擔憂的看著聞人。

    “主子!郎中來了!”只聽到門口傳來了絲竹的聲音,屋內的冉文卿聽到了這句話,臉上稍稍有些喜色,急忙回過頭看向屋外。

    只見絲竹和一位白胡子的老郎中小跑進來,郎中身穿直綴,身上還斜跨著藥箱,額頭上還有些細微的汗珠,一看就是火急火燎的趕過來的。

    郎中走到聞人榻前,見冉文卿和聞人,作禮道“老身叩見...”

    “行了!別廢話!快些過來看看!”冉文卿不耐煩道

    老郎中被冉文卿的這句話嚇了一跳,連忙應聲點頭,剛剛要跪下的身子,又站了起來,靠近榻邊看著聞人。

    此時的聞人已經精神恍惚,緊閉著雙眼皺緊了眉頭,整個人像是被煮熟了一樣紅。老郎中見聞人的情勢稍稍皺了下眉,隨后將藥箱放下,用手指側著點了下聞人的額頭,隨后又扶上了聞人的脈搏。

    診了一會,老郎中向冉文卿道“小姐染了很嚴重的風寒,快些用冷臉帕給小姐降熱,老身在開服中藥熬制讓小姐喝下,不出意外的話,今晚就不會升溫了。”

    清歌聽完老郎中的話,急忙去準備冷臉帕,為聞人降溫。

    冉文卿看了眼榻上的聞人,還是不放心的問道“那若晚上還是熱呢?”

    “所以小姐身邊必須時時刻刻有人陪著,隨時為她敷上冷臉帕。”

    “好!本官知道了!你快去開藥單吧!”

    “是!”老郎中也刻不容緩,轉身就從一旁的桌上拿起毛筆開始寫著藥單。

    “怎么回事!聞人怎么樣了?”此時只見南淮和楚譽急急忙忙沖了進來,大步走向聞人的榻邊,焦急萬分。

    “郎中說染了很嚴重的風寒,必須時刻有人在身邊照顧。”

    “好端端的,怎么會染上風寒呢?”

    “許是昨夜風涼,吹到了她。本來身上的傷還沒痊愈,體質會比常人差些。”

    南淮聽完冉文卿的話,緊緊的皺著眉頭看著聞人,心中萬分自責:若自己昨夜沒叫住她,應該就不會這個樣子了。

    楚譽問向站在一旁的清歌“那現在該如何?”

    “絲竹去取冷水了,用冷水給姑娘降熱。”清歌說完,就站到一旁低下頭,蹂躪著手中的手帕。

    楚譽點了點頭,見冉文卿和南淮都沒有要離開的意思,嘆了口氣,輕聲道“我們三人晚些再來看聞姑娘吧!讓清歌和絲竹她們二人在身邊伺候就好。”

    冉文卿聽完楚譽的話,猛的回過頭反對道“不行!”

    楚譽被冉文卿激動的情緒嚇了一跳,問道“冉兄?你?”

    “她們二人照顧不周我還沒找她們二人算賬呢!再讓她們二人照顧,出錯了該如何?”

    楚譽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清歌,一副委屈的模樣著實讓人心疼。

    楚譽為清歌解釋道“怎么會呢?清歌和聞姑娘相依為命這些年,二人都親如姐妹了,怎么會照顧不周!冉兄你太敏感了。”

    “水來了!水來了!”

    只見絲竹端著一個木盆跑了進來,急急忙忙的將木盆放到了一旁的桌上,在木盆里拿出了冷臉帕小跑向聞人。

    冉文卿和南淮立刻閃開,站到一旁默默注視著聞人。絲竹將冷手帕放到聞人的額頭上,隨后退到了一邊。

    老郎中寫完藥單,拿了過來,道“按照這副藥單抓藥,煎熬好服下,連續吃上幾日,風寒就退散了。”

    清歌急忙上前接過藥單“那何時會醒來?”

    “最快今晚。”

    “好!有勞了。”清歌說完就要拿過藥單出門抓藥,誰知被楚譽先行拿到,楚譽沖清歌道

    “我去吧。”

    清歌點了點頭,就見楚譽走出了屋門。

    屋內鴉雀無聲,氣氛沉重,無一人開口說話,往日話語滔滔不絕的冉文卿,此時也變得沉默起來。

    “王爺,民女此刻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清歌撇著嘴,低著頭問向南淮。

    南淮看向清歌,“講!”

    “我和姑娘,我們二人,待姑娘的風寒好了就會離開,民女只希望王爺告訴未來王妃,在姑娘臥床養病的這段期間別再來了!”

    聽完清歌的話,南淮半瞇雙眸,有些不悅,冉文卿不解的看向南淮“未來王妃?”

    南淮看著清歌,聲音低沉“她今日來了?”

    “嗯!一大早就跑來,胡言亂語一通,隨后民女就看出姑娘有些不對勁了。”

    南淮聽完清歌的話,眼神凜冽,面無表情。坐在一旁的冉文卿看到南淮的神情,道“既然如此,讓聞人去我府上吧,在我府上比在你這里安逸。”

    “不行!她此時重病在身,怎么受得起這般折騰。”

    “那在你這里,她能安逸的歇息嗎!”

    “我會處理好的。”

    南淮說完,拂袖而去。

    此時回來的楚譽見南淮一臉憤怒的神情走了出來,不解問道“這是怎么了?”

    南淮沒有理楚譽,越過楚譽徑直走出了屋門

    冉文卿見楚譽回來,焦急的問道“藥呢?”

    “派人去熬制了,好了便送過來了。剛剛南淮…”

    楚譽說到這,不解的看向冉文卿,只見冉文卿沒有回答,楚譽便看著清歌,見清歌低頭不語。

    “咳咳咳…”

    突然,聞人在榻上出了聲,在聞人身旁的冉文卿急忙看向聞人,只見聞人強撐起眼皮,看向冉文卿。

    “美人兒!你醒了?”冉文卿臉上終于露出些喜色。

    聽到聞人醒來,楚譽和清歌也急忙上前。

    聞人見到楚譽也來了,無力的輕聲說道“楚…公子也來了啊…”

    “聞姑娘莫要在多語了,話多會傷元氣。”

    清歌見聞人醒來,眼淚瞬間奪眶而出“姑娘…你終于醒了,郎中說你最快晚上才會醒呢!”

    聞人勉強一笑“他說的是別人…我自己的身子我還是知道的…”

    聞人說完掃視了一下四周,只見并沒有看到自己想看到的身影,心里稍稍有些失落。

    一陣眩暈感襲來,聞人閉上了眼睛“勞煩各位為我擔心了,聞人不勝感激,只是現在.....能否留我自己一人休息些時辰。”

    眾人點了點頭,全都退了出去。

    臨走前,冉文卿道“我在門口陪著你,若是你不舒服,喚我便是了。”

    聞人勉強的笑了笑,不再答話。

    站在門口的清歌三番五次想要進去,卻被冉文卿用眼神制止了,她憤憤不平的跺了跺腳,卻也沒有亂來。

    好不容易清凈的院子,卻突然被一陣嘈雜聲所覆蓋。

    “我倒是要看看,她憑什么賴在府上不走!”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新快3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