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用完膳,南淮見聞人看著清歌眼神晶亮的模樣,便拉了冉文卿和楚譽回自己房內,留聞人和虞清歌兩個姑娘在屋內說心里話。

    “姑娘,為了保你平安,我傳出去說我是三姑娘,誰知你卻來了王府。外人皆傳這皇親國戚不好對付,姑娘你....是怎么取得他的信任,還有那個冉大人,關系如此之好?”

    清歌還有好多的疑問,但她和聞人的時間多的是,便先挑主要的問了起來。

    聞人笑了笑“我說你是我的婢女,為了保我所以說是三姑娘同黨,畢竟你和我關系不淺,再加上楚譽,他便信了。”

    “如來如此!”清歌明白的點了點頭,隨后又問道“那姑娘,我們何時離開?”

    聞人聽到清歌的話,遲疑了一會,隨后勉強笑道“那…那就…明日吧…明日趕早,你我二人就速速離開,你看如何?”

    “難道姑娘你…不想離開了?”

    “怎么會,只是這一陣子和他們在一起時間長,難免會有些不舍。”

    “我明白,就像當日我離開青杬一樣!”

    聞人點了點頭,笑了笑沒說話。

    二人聊了許久,只見屋內的光線漸漸暗了下去,不出一會天整個都黑了。伺候在一旁的丫鬟點燃了蠟燭,屋內瞬間變得明亮起來。

    清歌的眼皮沉重的抬不起來,時不時還打著哈欠,聞人見清歌乏了,便帶清歌回了清歌自己的屋內,先休息著。

    送清歌回到自己的屋內后,聞人輕手輕腳的退了出來,隨后輕輕的關上了房門。

    “你怎么沒休息?”

    “啊!”

    在聞人身后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嚇聞人一跳。聞人急忙回過身來,只見冉文卿站在自己身后,一雙煞是好看的杏仁眼不解的看著自己,呼吸間還有微微的酒氣。

    此時二人的距離甚是近,彼此都能看到對方的眼中的自己,聞人被冉文卿盯得有些不知所措,臉色微紅,支吾道“冉...冉大人怎么沒去休息...此時來找我,可是有事?”

    冉文卿深深嘆了口氣,面露難色,但卻勉強笑道“沒...沒事...今日和南淮楚譽喝的有些醉,出來走走,沒成想走到了你的廂房。見你關門而出,過來問候一下你。”

    “大人可是有什么心事?”

    聞人話音剛落,冉文卿笑著的嘴臉就僵住在了臉上,眼神稍有波動,沒有回話。

    見冉文卿一副有苦難言的樣子,聞人就已經猜出了大概。趁著自己有著酒勁,聞人張嘴就問道“可是和皇后娘娘有關?”

    聽到‘皇后娘娘’四個字,冉文卿神情有些變動,看聞人的表情也變了許多。

    聞人見冉文卿神情的變動,便知道自己說對了。

    “是民女多嘴了,民女今日也飲了不少酒,有些胡言亂語,還望冉大人恕罪。”

    “和你無關...你如此聰慧,早就看出了什么吧?”

    聞人笑著回應道“只是一個猜想。”

    “能猜想出個大概,你也是個聰明人。”

    聞人笑而不語

    此時的月亮已經懸掛在天邊,皎潔的月光傾瀉下來,二人彼此沉默,許是真的有些醉了,冉文卿都開始說著胡話了。

    “你很像她,你知道嗎?”

    “我知道”

    “但你和她卻又不一樣。她是個溫婉大氣,生性溫吞的女子。而你和她截然相反,豪邁大方,不屈不撓,頗有江湖俠客的氣勢。”

    “大人謬贊了,民女有的只是市井之氣。”

    說道這里,聞人有些哽咽。聞人沖冉文卿笑道“冉大人,明日一早民女就要離開了,民女先行休息了,您也快些回去吧,今晚風涼,注意身體,我們有緣再見。”

    說完,聞人沖冉文卿低了下頭,匆匆離開了,任由冉文卿在后面喚她,聞人也沒回一下頭。

    聞人也不知去何處,但就是想加快步伐離開剛才的地方。冉文卿當日沒下狠手,應該就是因為看到了聞人和皇后眉眼有幾分相似吧!在之后的那幾日,也是因為自己長得和皇后相像,才能有的細心照料吧!沒成想自己成了別人替代品。

    聞人停住了步伐,替代不替代的無所謂了,反正明日就離開了,離開了這皇宮中的是與非,回歸自己的生活。聞人回想起自己曾經的生活,好生愜意,就不由的面露滿足,一切都要結束了...

    “這么晚了,你在這干什么?”一句話,瞬間把聞人的回憶給打碎。

    聞人看向前方,只見南淮一臉不解的看著自己。

    “王爺...”聞人也不知道說什么,難道要說自己在幻想?

    “楚譽會在府上住上一陣子,你今夜好好睡一覺,明日帶你和清歌姑娘出去游玩,可好?”南淮笑著看向聞人,往日的那副霸氣和高冷不復存在,換上的卻是溫柔和體貼。

    聞人見南淮如此說,不知道該如何告訴他明日自己就離開的事,支支吾吾道“王...王爺...民女...”

    “不得推脫!這些日子在皇宮里讓你受苦了,帶你出去玩一玩。”

    “王爺...民女明日便離開了...”

    聞人說完,四周異常的寂靜,偶爾能聽到知了在樹上叫。聞人不敢對上南淮的眸子,怕南淮一氣之下將她剮了。

    “一定要走嗎...”

    弱弱的一句話,在南淮的口中說出,聞人抬起頭,驚愕的望向南淮,他剛剛說什么!

    南淮見聞人驚愕的看著自己,微笑道“怎么如此表情看著我?”

    “王爺...您...喝醉了?說的是醉話?”

    南淮無奈一笑“本王很清醒,本王知道自己說了什么。”

    聞人倒吸了口涼氣,隨后說道“王爺每次喝完酒都會如此這般嗎?”

    南淮微微挑眉,問道“何來的每次?”

    “王爺上次和民女道歉的時候不也是喝了酒嘛!”

    南淮嘆了口氣,點了點頭,沒有否認。

    “王爺早些回去休息吧,民女先行告退了。”

    聞人說完,沖南淮做禮轉身離開,只留南淮一人站在原地望著聞人的背影逐漸遠去...

    第二天一早,聞人就被清歌叫醒,叫醒后的聞人頭昏腦漲,坐在榻上,單手揉著太陽穴,以此來解痛。

    清歌瞧著聞人不對勁,上前擔憂的問道“姑娘你怎么樣?看你臉色不太好啊!”

    聞人安撫著清歌笑道“無礙,許是昨夜染了些風寒,不礙事。”

    清歌越看聞人越不對勁,抬起手,扶上聞人的額頭,驚呼道“姑娘你發燒了!不行!我這就去叫人!”

    “回來!”

    聞人立刻制止住了清歌,自己抬起手摸了摸額頭,深深嘆了口氣,沖清歌說道“我自行針灸一下便好,無需告訴他人。”

    “可是...”

    “好了,你快去讓絲竹端來早膳吧。”

    “姑娘你自己可以嗎?”

    “快去吧!”

    說完,清歌不舍的離開了屋內

    聞人躺在榻上,看著榻頂,老天都要留住我嗎?...

    “小姐不能進去!小姐!”...

    “你是什么東西,敢攔千金小姐!滾開”...

    外面一陣嘈雜聲,傳到了聞人的耳朵里,聞人皺起眉頭,不悅的看向屋門。只見屋門被人推開,只見一兩個熟悉的面孔走了進來。

    “主子...奴婢沒攔住小姐...”

    “你先下去吧!”

    “是...”

    聞人看向秦知煙,只見秦知煙用著憎恨的目光盯著自己。聞人笑道“不知千金大小姐這么早來找民女所謂何事?”

    “聽琴瑟說你昨日就回來了,本小姐還不信,沒想到今日一見,你真回來了。你可真是厚顏無恥啊!”

    聽完秦知煙的話,聞人被逗的忍不住樂出聲來“噗嗤!千金大小姐說的厚顏無恥之人是你還是我啊?”

    “自然是你啊!本小姐是皇上欽點的未來和御王妃,你又是什么?”

    “秦千金莫不是忘了,前些日子還說民女是王爺的貴客!”

    秦知煙聽完聞人的話,眼誰鋒利,死死盯著聞人不說話。

    這時,絲竹和清歌走了進來,二人看到秦知煙和琴瑟,清歌不解問道“你們是何人?”

    “大膽!見到秦千金還不快快行禮!”

    清歌冷笑一下,回擊道“本姑娘行不行禮用得著你說了?”

    琴瑟被清歌回懟的七竅生煙“你...”

    清歌白了二人一眼,帶著絲竹越過二人,將早膳端到了聞人面前。

    秦知煙笑道“聞人,你我二人來日方長。”

    說完,秦知煙和琴瑟離開了聞人的屋子。清歌看了眼門口,不解問道“姑娘,她們二人是何人啊?怎么說話這般兇狠?”

    聞人冷笑道“不只言語兇狠,做事也很毒辣。”

    “啊?那她沒對你做什么吧?”

    “暫時還沒有機會對我做什么。”

    “那就好,那就好,等你的病好些了,我們二人就快些離開這是非之地吧。”

    “嗯...”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新快3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