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但皇命不可不從,若是皇后的生辰大典惹的皇上大怒,她聞人十個腦袋都不夠掉的。

    聞人咬了咬牙,身邊這二人若再阻攔,旁人指定會多加猜忌,尤其是那個南允初.....

    想到此,聞人便將身子轉了過去。

    南允仲瞧著聞人的眉眼間像極了一個人,他在腦內細細回憶,靈光一閃,聞人和伯悅竹,竟有七分相似,只不過聞人有些市井之氣,伯悅竹更加大氣一些。

    突然,南允仲的思路就被南允初一聲驚呼所打斷

    “是你!”

    聞人大驚,身體微微發抖,一旁的冉文卿見聞人看見南允初后驚駭的模樣,一個箭步走到聞人身前,將聞人掩到自己身后。

    大殿內鴉雀無聲,紛紛看向南允仲。

    南允初瞇了一下眼睛,看向南允仲

    “老七,和神醫相識?”

    南允仲并未回答,死死的盯著聞人,抬著步,一步步向聞人走去

    聞人此時提著氣,死死攥著拳頭,手心中全是汗,今日怕是難逃一死了...

    南允初走到聞人的面前,轉過身沖南允仲答道

    “皇兄!此人就是三姑娘的同黨!”

    南允仲大驚,瞪著聞人半天沒有說話

    “你?是三姑娘的同黨?”

    南允仲問向聞人,聽他的口氣,南允仲并不想相信

    此時的聞人不知如何是好,只好看向南淮,因為此時只有南淮能救自己了!

    只見南淮眉頭緊鎖,站起身,拱手沖南允仲說道

    “回皇上!臣事先審問過此女子,得知了此事,七弟對此事尚有誤會!還望皇上能聽臣一一道來”

    南允仲沒說話,只是看向南允初,想聽聽南允初怎么說。

    南允初聽南淮這般說,問道

    “誤會?那二哥說,此事誤會出在哪?難道當日不是她被我打了一掌?”

    南淮也不急,微微側首看了眼聞人,隨后開口道

    “確實是此人挨了七弟一掌!”

    “那還有何好說?”

    “當日神醫只是想和婢女山上菜藥,不料碰到和煦王上山尋三姑娘,神醫見和煦王身上有子幽菖草,便想趁亂上前偷取子幽菖草,誰知和煦王眼疾手快,瞧見了神醫的身影,然后將她一掌打傷,婢女護主心切,只好在趁亂時喊出自己是三姑娘,來換取主子的安全。”

    南淮說完,南允初不甘心的接著說道

    “那照二哥這么說,當日根本沒有三姑娘嘍?”

    南淮點點頭“正是!”

    南允初冷哼一聲,看向聞人,只見聞人面不改色,所說的事和自己無關一樣

    南允初剛要開口說些什么,只聽道南允仲聲色俱厲道

    “夠了!這件事等過了今日再說!在眾人面前,兩個王爺勃溪相向,成何體統!”

    南淮和南允初二人同時拱手沖南允仲說道

    “臣,失言!”

    “臣弟,失言!”

    南允仲擺了擺手,道

    “罷了罷了,今日是皇后的千秋之日,一切全已皇后為主!奏樂!”

    “奏樂~”

    李公公在次喊完奏樂,編鐘在一起響了起來,宮內的所有人也都放松下來

    南允初看了眼南淮,又扭過頭瞇著眼看向聞人,盯了一會,轉身拂袖走回席位

    聞人見無事了,自己也重重嘆了口氣,雙眼透露著感激之情看向南淮,此事若無南淮出面,恐怕自己早已被南允初抓起來,嚴刑拷打了

    南淮回過頭對上聞人的雙眸,沖聞人溫柔的一笑,隨后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不成想,美人兒還有這等故事呢?”

    “冉大人可別取笑民女了,今日若不是王爺,民女都不知道此時在哪里受刑呢!”

    “哈哈...南淮可是為了你煞費苦心啊...走吧!”

    說完轉過身越過聞人走回自己的席位

    聞人愣在原地,內心詫異道:若說南淮幫助自己很多次,這倒是真的。但是這煞費苦心...怎么聽著這么不舒服..

    聞人抬步走向自己的席位,在走回自己的席位時,瞧見了秦知煙那一副嘲諷的嘴臉。聞人則沖秦知煙回敬了一個大大的笑臉。秦知煙,你我二人的梁子就此結下...

    又坐了一會,聞人覺得實屬無趣,便起身和絲竹說道

    “絲竹,我先出去透透氣。”

    “那奴婢陪著主子吧?”

    聞人笑道

    “不必了,我自己一人就可,你在這里候著,若有人問起我來,你便說我去方便了。”

    “是”

    說完,聞人起身,繞到了席位的后面,走出了宮內。剛到外面,聞人就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輕松

    聞人抬步向遠處的花園走去,一路上清風拂面,花香四溢。

    “神醫?”

    聞人聽到身后傳來的男子聲,警惕的回過頭。只見南允初站在自己的身后,背著雙手,一臉冷笑

    聞人見到南允初,不由得有些害怕,但不露怯,溫柔行禮,道

    “七王爺!”

    “不成想本王的二哥竟也會被美色迷了心智”

    聞人微微皺了下眉,“七王爺所說的話,民女不明白”

    “哦?不明白嗎?你覺得本王會信本王二哥的話嗎?”

    “七王爺信不信和御王的話,貌似和民女并無任何關系吧?”

    南允初冷笑一下

    “倒于你無關,不過...三姑娘和你貌似是有關系吧?”

    聞人聽完南允初的話,無奈笑道

    “七王爺真是誤會民女了!今日和御王也當著皇上的面說了前因后果,若七王爺不信,民女可在為七王爺闡述一遍前因后果!”

    “本王二哥的話,本王都不信。你覺得一介草民的話,本王會信嗎?”

    聞人聽完南允初的話,心中頓時升起了不好的預感,看樣子這南允初怕是不會放過自己...

    南允初見聞人沉默,張口問道

    “說!三姑娘到底在哪?你和三姑娘是何關系?”

    “王爺!民女真是和三姑娘毫無關系!那天的女子,只是我的婢女!”

    “子幽菖草乃是時間罕見的珍寶,你區區的平民,竟也知道此珍寶?而且還是一眼就看到了在本王的手中?”

    聞人被南允初這么一問,頓時被問的啞口無言,心中仔細想著該如何回答

    “回王爺,民女雖說是一介平民,但民女也是一位醫者。民女看的醫術較多,只是在一本醫術上瞧見過子幽菖草,誰料當日竟在王爺的身上看到了此草藥。”

    南允初冷笑道

    “還在狡辯?那就待本王抓回去嚴刑拷打!”

    說完,就沖聞人伸過手來

    聞人輕輕向后閃了一下,躲了過去。南允初見聞人躲了過去,抬起一掌又沖聞人打去,這一掌還沒等聞人緩過神來,就直直奔著聞人的胸口襲來

    眼看這一掌就要打到聞人的身上時,聞人感覺整個身子都被用力向后拉去,而那一掌也被人實實在在的接住

    聞人怔怔的看著站在自己眼前的人,只見南淮右手和南允初的右手碰到了一起

    瞬間,南允初和南淮二人各向后退了幾步

    南允初見南淮的到來,怒道

    “二哥你這是做什么?”

    南淮皺緊眉,非常不悅道

    “南允初!我今日說的話,你難道都當耳旁風了嗎?”

    “二哥!你竟因為一女子和我大打出手?”

    南淮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南允初苦笑道

    “都說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不成想你南淮竟也會為一女子和兄弟大打出手!”

    “我只是怕她經不住你這一掌!她身上現在還有傷,你這一掌下去就是置她于死地!”

    聞人聽完南淮的話,不知為何,心中一陣酸楚,死死咬著嘴唇,不出聲

    南允初沒說話,只是喘著粗氣,瞪著南淮和聞人二人

    南淮對上南允初的目光,二人就這么僵持著

    “誒!你們二人在這里啊!”

    這時,只見冉文卿走了過來

    南淮和南允初二人看向冉文卿,南允初問道

    “冉大人有事嗎?”

    “皇上遲遲不見二位王爺的身影,命下官前來尋回”

    南允初聽完冉文卿的話,瞪了一眼聞人,隨后拂袖而去

    冉文卿看著聞人蒼白的臉色,便知道發生了什么,緊張的問道

    “沒事吧,美人兒!”

    聞人抿著嘴,搖了搖頭

    南淮不悅道

    “什么美人兒!神醫沒有名字的嗎?以后休要在叫!”

    說完白了一眼冉文卿,轉身離開了

    冉文卿茫然的看了眼聞人,聞人也茫然的看向冉文卿,二人相視一笑,隨后一同離開了花園...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新快3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