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只見南淮擔憂道

    “這么急找我,何事?”

    聞人安撫道

    “王爺不必擔憂,不是什么大事。我這有皇上賞賜的上好龍井,王爺先歇口氣,喝口熱茶再說。”言罷,吩咐絲竹沏茶去

    “我還以為....算了。即便你說不著急,本王公務繁忙,外加皇后生辰,事可不少。這茶不喝也罷,有事便講。”南淮不悅道。

    聞人見南淮一臉不悅,心中腹誹道,剛才還一副急匆匆的模樣,怎么這么快就變了臉色。

    雖是這么想,但聞人現在畢竟有求于南淮

    便說道“皇上剛才來過了,意思是讓我看七王爺的病,可王爺您也知曉之前的事....只怕,被七王爺所誤會.....”

    南淮立刻明白了聞人的意思,意味深長的瞟了一眼聞人身上的薄紗,道

    “不如你戴上面紗?”

    戴面紗聞人不是沒想過,但是南允初和自己對過話,甚至對視過,只怕戴上面紗也躲不過南允初的眼睛

    南淮見聞人沒回話,不解問道

    “怎么?這個主意不好?”

    聞人急忙搖頭

    “不是!不是!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七王爺現在認為民女和三姑娘是同黨,只戴上面紗,草民怕躲不過七王爺的慧眼!”

    南淮笑道

    “你可真是太看重老七了!他日夜操勞,公務繁忙,而且碰見的人數不勝數,根本不會故意記住你是誰!頂多覺得你眼熟罷了!莫要擔心”

    聞人聽完南淮的話,安心不少,心想到:此時進退兩難,倒不如搏一把,就算今天不見,明天在慶典上也會見!

    “那就有勞王爺帶民女前去了!”

    “區區小事何足掛齒,正好本王還要找老七有些事,此次前去一并都解決了”

    聞人沖南淮一笑,隨后沖絲竹道

    “去拿條面紗”

    “是,主子”

    說完,絲竹離開里屋,走了出去

    這時,只聽在外絲竹的訓斥聲

    “你怎么才回來呀!主子都快要餓著肚子走了”

    絲夏聲音委屈道

    “姐姐,我也不想啊!我自己一個人做這么多肯定耽誤些時辰啊!”

    “你還頂嘴!快給主子送過去,等主子走了我在教訓你!”

    說完,沒了聲音

    聞人看向屋門,只見絲夏這時推開了屋門,撇著小嘴,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似的,端著早膳低著頭走了進來,嘴里說道

    “主子…早膳來了…”

    聞人見絲夏那副委屈的模樣,說道

    “這是誰欺負你了?竟這般委屈”

    絲夏抬起頭,一副憤憤不平的樣子,剛要向聞人哭訴,就瞧見了南淮

    只見南淮挑著眉盯著自己,絲夏嚇的急忙跪下,喊道

    “參見王爺!”

    南淮隨意擺了擺手

    “免禮”

    “謝王爺!”

    說完,絲夏起了身,順便端起了早膳,站在原地,遲遲不敢動彈一下

    聞人見南淮把絲夏嚇到了,“噗嗤~”一聲,聞人沒忍住笑了出來,沖絲夏道

    “還不把早膳端來?”

    絲夏這才緩過神,連忙小跑到聞人面前,將早膳放到了桌前

    隨后,聞人看了眼南淮,小心的試探道

    “王爺要不要…隨便吃些?”

    南淮見聞人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樣,皺眉道

    “瞧你那副樣子!本王就那么可怕?”

    “不不不!民女不是怕王爺吃過了嘛!快!絲夏!再去拿副碗筷!”

    “是!主子!”

    說完,絲夏瞬間沒了蹤影

    絲竹拿著面紗回來,見絲夏跑的如此快,不解的小聲嘟囔道

    “什么事嚇成這樣?”

    誰料聞人聽到了絲竹的自語,喵了一眼南淮,隨后說道

    “應該是被什么兇神惡煞的人嚇跑了”

    南淮斜視著聞人,瞥了她一眼,沒說話

    絲竹將面紗遞給聞人,聞人接過面紗,掖在了懷里,此時絲夏也回來了,端著碗筷,遞到了南淮面前

    南淮接過碗筷,夾著桌上的粥點,一下一下向嘴里送去

    聞人見南淮吃的如此愜意,自己也拿起銀筷,吃著桌上食物

    不知為何,聞人總覺得,這頓早膳吃的,甚是滿意…

    吃過早飯后,南淮沖聞人道

    “我們走吧!”

    聞人向外望了望,道

    “可是現在離午后還有些時候”

    “早晚都要去,還分什么午后?”

    聞人覺得南淮說的不無道理

    “那民女就隨王爺去吧!”

    說完,聞人在懷中拿出了面紗戴了上去后,道

    “走吧!王爺”

    南淮看了看聞人,兩手空空什么都沒帶,不解問道

    “不用帶些什么嗎?”

    聞人笑道

    “回王爺,民女用的東西都在民女身上”

    南淮點了點頭,隨后抬步出了屋門,聞人緊跟其后

    要說南允初的府邸,倒也不遠,南淮和聞人二人出了椒蘭殿向南步行了一會就走到了

    二人停在了南允初府邸前,只見南允初府邸前的匾額上寫著四個大字‘和煦王府’,而且還是金字,非常氣派,可想而知皇上和七王爺的兄弟情多么深厚

    府外的侍衛們見到南淮,都跪了下去,異口同聲道

    “參見王爺!”

    “嗯”

    說完,侍衛們起身,給南淮讓出了一條道

    南淮走了除了進去,聞人加快腳步跟在后面

    走進七王府,聞人微微一愣,這府中并沒有想象中那么華麗,甚至還稍稍有些簡陋,府內和外面的匾額完全不符

    這時,路過的管家瞧見南淮,一驚,急忙跑過來,沖南淮道

    “老奴參見王爺!”

    “嗯,你們家王爺呢?”

    “王爺剛剛起身,在書房”

    “本王知道了”

    說完,南淮徑直走向書房

    到了書房前,門外的丫鬟瞧見南淮,跪拜

    “參見王爺”

    “去通報一聲”

    “是,王爺”

    說完,丫鬟輕輕敲著南允初的房門,小聲喚道

    “王爺,二王爺來了…”

    過了片刻,屋門才被打開

    只見南允初一襲紅衣,衣尾還輕輕擺動,墨色的頭發上還有一撮銀白色的銀絲,一雙妖異的黃棕色的眸子,正不解的盯著南淮

    “二哥今日怎么來我府上了?”

    “有些事找你,”

    南允初狐疑的看了看南淮,突然發現南淮身后還跟著一個女子,問向南淮道

    “這又是何人?”

    聞人主動拱手,沖南允初道

    “民女是皇上派來替和煦王查查身子的”

    南允初一聽聞人的話,一愣,皺緊眉頭,盯著聞人道

    “本王…是不是在哪見過你?而且你的聲音本王也好像聽到過!”

    聞人一聽南允初的話,心中暗道:不好!

    南淮見勢,急忙說道

    “她區區一介平民,你怎么見過她?”

    南允初繼續掃視著聞人,像是要把聞人看透般

    聞人此時被南允初瞄的渾身冒汗,大氣不敢喘

    “老七,本王今日是找你有要事!你讓這女子快些替你檢查,查完抓緊走!”

    南淮不悅道

    南允初聽南淮有事找自己,我不敢耽擱,讓二人進了屋子

    進屋后,南允初做到了桌前,將胳膊放在了桌上,道

    “把脈就可以了?”

    “是”

    聞人說完,南允初依舊盯著聞人,從頭到尾,從上到下

    聞人搭上南允初的脈搏,診了一會,隨后起身說道

    “王爺的身子一切正常”

    南淮說道

    “那你快些回去稟報給皇上吧”

    說完用眼神沖聞人示意了下門口

    聞人瞬間明白,急忙道

    “那民女告退了!”

    說完聞人小跑出了屋內

    此時的南允初皺著眉頭,轉著眼珠,在想些什么

    “不知七弟找三姑娘找的如何了?”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新快3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