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許久不見王爺,王爺怎么都消瘦成這般模樣了?”

    只見秦知煙面露出心疼的樣子,眼眶發紅,眼里還泛有淚光

    聽完秦知煙的話,南淮并無所動,依舊怔怔的看著聞人

    聞人見南淮也不語,只好主動說道

    “民女就不打擾王爺和千金了,民女告退”

    說完聞人低頭,小跑離開

    一路上,聞人不敢回頭,也不敢抬頭,生怕南淮跟了過來

    “砰!”一聲,聞人重重坐在了地上。

    “嘶!”

    聞人痛苦的揉著自己的臀部,這么一摔,后背的傷又隱隱作痛起來,聞人此時只感覺到了渾身上下都撕心裂肺的疼

    她抬起頭,想看看是誰這么不長眼往自己身上撞,這么一抬頭,看到了和她一樣,摔在地上的少女,茱萸!

    茱萸急忙爬起身,跪著磕頭

    “主…主子…奴婢該死!奴婢該死!”

    茱萸跪著的身子在劇烈的抖動,整個人一副驚慌的模樣。

    聞人一看給茱萸如此害怕,也不好責怪她,嘆了口氣,沖她道

    “沒事,起來吧”

    茱萸一聽聲音很熟悉,小心翼翼的抬起頭,瞄著聞人,瞄到聞人后,雙眼一下子清亮起來

    開心道

    “原來是神醫!奴婢不是有意沖撞神醫的!神醫恕罪!”

    聞人艱難的站起身,疼到額頭直冒冷汗,嘴唇發白,弱弱道

    “下次可別如此魯莽了,撞著我倒是無事,若撞到了別人你的性命都難保!行了!快去忙吧!”

    聞人說完,轉身一步步向椒蘭殿挪去

    茱萸站在原地,淚眼婆娑的沖聞人道

    “奴婢扶您回去吧?”

    “不必了!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吧。”

    說完,聞人留下茱萸獨自一人,自己緩慢的離開了

    沒走幾步,就到了椒蘭殿前,聞人被這么一撞,再加上今日在雨中呆了那么久,她感覺到自己后背的傷開始感染,發炎

    聞人實在堅持不住,她只能扶住殿外的大門,疼的咬緊牙關,倒吸著涼氣

    這時,聞人突然被拉的向后一倒,倒進一個溫暖的懷里

    聞人在那溫暖的懷里怔了片刻,立即用力掙開懷抱,聞人心想:這冉文卿又開始不安分了!

    “大…”

    聞人回過頭,想訓斥冉文卿,還沒等聞人說完,她就對上了身后那個人的雙眸

    聞人一驚

    “王爺!?”

    南淮見聞人看自己的表情像是看怪物似的,不悅道

    “看見本王就如此吃驚嗎?”

    聞人此時還沒接受南淮就站在自己面前的事實,他不是和秦知煙敘舊去了嗎?

    “沒…沒…王爺來找民女是有何事?”

    “你受傷了?”

    聞人微愣,隨后回過神道

    “只是些小傷,不打緊,王爺不必在意”

    南淮并沒有回話,只是直勾勾盯著聞人,仿佛已經看透了她的謊言

    聞人被南淮盯的渾身不自在,不想再與他糾纏,輕聲道

    “王爺若沒事,民女先回去休息了,”

    聞人說完,轉過身,扶著大門就要進殿內

    誰知南淮向前跨了一步,右手攬住聞人瘦弱的肩膀,左手握住聞人的手,慢慢的向殿內走去

    聞人的身體并沒有反抗南淮,她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任由南淮架著自己走進殿內

    這時,聞人只聽到“嗖!”的一聲

    南淮雙眼一瞪,瞬間帶聞人一同低頭躲過暗器

    待聞人抬起頭時,只見不遠處的木頭柱上鑲進了一把刀,刀背都深陷進去,可想而知此人用了多大力道

    南淮立刻轉過身,要沖過去反擊,誰知聞人聽到了二人異口同聲的聲音

    “文卿!?”

    “南淮!?”

    聞人一聽是冉文卿的聲音,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去

    南淮很是不悅,沖冉文卿吼道

    “冉文卿!你是要謀殺本王?你可知若本王動作稍慢一點,你那把刀可就扎在本王的腦袋上了!”

    冉文卿抬起手抓了抓頭,慚愧道

    “我又不知道是你…”

    “冉文卿,許久不見,你怎么愈發變狠了!”

    冉文卿看向南淮,只見南淮的左手還是沒放開聞人

    “你…?”

    冉文卿的視線瞟著南淮的左手,一臉鄙夷的看著南淮

    南淮見冉文卿那鄙夷的眼神,立刻松開聞人的手,尷尬的說道

    “本王路過,見她身體不適,怕她倒在大殿前,所以只好扶她進殿了!”

    聞人轉過頭,斜視著南淮,心想到:果然,和之前想的沒錯,南淮肯定不會承認他的那些心思

    冉文卿瞧見了南淮的尷尬,嘴臉一勾,邪魅一笑,道

    “原來如此!既然我來了,王爺就把她交給下官吧!”

    說完,冉文卿走向聞人

    南淮黑著臉,抬起胳膊,攔住冉文卿道

    “你認識她?”

    “不只是認識,我和聞姑娘這幾日可是如膠似漆,天天在一起!這不,我們剛剛分開,我讓她回府等下官”

    南淮瞪了冉文卿一眼,隨后轉過頭問向聞人

    “他說的可是真的?”

    聞人哪有閑心和他倆有口舌之爭,聞人口氣不悅道

    “王爺!大人!你們二人若要敘舊,便找別的地方敘舊,民女身體屬實不適,就不陪王爺和大人了!”

    說完,聞人白了二人一眼,轉身向殿內走去

    聞人轉過身后,冉文卿瞧見了聞人背后被血暈染成了紅色,擔心的問道

    “傷怎么又崩開了?”

    聞人沒回話,依舊向前走去

    冉文卿想剛要抬步向前,突然被南淮拉住了

    “你去哪里?”

    “當然是照看聞姑娘了!”

    “不行!本王有事找你!跟本王走!”

    說完,南淮也不顧冉文卿同不同意,拉著冉文卿就走

    冉文卿見聞人的背影如此凄涼,又見南淮如此堅定,只好順著南淮,跟隨南淮的步子離開椒蘭殿

    二人上了殿門前的馬車,冉文卿一臉壞笑道

    “王爺莫不是喜歡上了這姑娘?”

    南淮狠狠的瞪了冉文卿一眼,反倒嘲諷道

    “冉大人怕不是在這宮中閑出了臆想癥了?”

    “誒~王爺說下官得了臆想癥,那王爺剛剛回汝州就進宮見聞姑娘,這是什么癥?下官沒說錯的話,應該是…”

    說到這,冉文卿假裝自己想不起來,思考了片刻,緊接著說道

    “相思癥!”

    說完,冉文卿哈哈大笑起來,弄的南淮的臉色一會青一會紅

    南淮發狠道

    “你若不想要那張嘴了,本王替你收拾!”

    冉文卿沖南淮撇了下嘴,不再說話,但時不時還會笑出聲音

    冉文卿突然想起來什么,問道

    “去何處啊?”

    “長樂宮…”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新快3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