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冉文卿和聞人走向城門,只見城門金碧輝煌,面蓋著圓桶琉璃瓦的屋脊,陽光下閃閃發亮,門欄窗槅皆推光朱漆,門口玉石臺階,雕鑿出祥鳥瑞花紋樣,兩邊高墻隨了地勢一路圍砌下去,望不到邊

    聞人看著城門,震驚的瞪大雙眼,一臉震撼的表情

    冉文卿見聞人那副表情,戲謔道

    “美人兒這副表情怎么也不像是入過宮的啊?看眼城門就這般震撼!”

    聞人眼撇著冉文卿道

    “這入宮兩次,都是坐馬車,而且情況緊急,哪有功夫看城門啊!”

    冉文卿一笑沒再說話

    二人很快就走到了城門前,城門前守衛森嚴,重兵把守著

    聞人不安的看了一眼冉文卿,冉文卿對上了聞人的雙眸,微微晃了晃頭,示意讓她安心

    這時城門前的守衛攔住了二人

    “冉大人!”

    “嗯”

    “這位是?”

    守衛看向聞人,不解問道。

    “這位是本官的友人,今日出宮有些要事要辦,”

    “哦!那還請冉大人出示令牌!”

    冉文卿在腰間拿出來令牌,亮給了守衛

    守衛仔細的看了看令牌,待確認以后,畢恭畢敬的低首道

    “冉大人請!”

    說完讓開條道路,讓聞人和冉文卿通過,冉文卿和聞人出了城門

    這時只見城門外有一輛早已等候多時的馬車,馬車上坐著一位車夫,聞人便知道了,這一定是冉文卿提前備好的

    走到了馬車前,那車夫跳下馬車,道

    “大人!”

    “嗯!走吧”

    “是”

    冉文卿提起衣衫,抬步上了馬車,聞人剛踩在馬車的橫梁上,只見冉文卿伸出手掌,遞向了聞人

    聞人很隨意的搭上了他的手掌,冉文卿輕輕一拉,將聞人拉上了馬車

    “大人要去何處?坐穩”

    “稻香村”

    “是!駕!”

    只聽見,車夫駕起了馬,駛向稻香村...

    過了一個時辰左右,聞人在車內聞到一絲絲稻花香,那種香氣甚是讓人舒坦,仿佛整個人置身在田野里般

    馬車又跑一小段路,這時的馬車內,早已被稻花的香氣溢滿,整個車廂內都是飄散著稻花香

    聞人看向冉文卿,只見冉文卿心滿意足的呼吸著稻花香

    “看樣子冉大人很是喜歡這香氣呢?”

    冉文卿沖聞人舒心一笑

    “在刑司局時間長了,聞的都是血腥味,冷不丁聞到了新鮮味道,自然是欣喜”

    “那大人日后可要多出宮走走,民間有很多既有趣又好玩的事物呢!”

    “那美人兒以后多陪陪我出宮走走吧!”

    “這...草民不能如大人所愿了,草民過些時日就會出宮,回歸草民自己的生活”

    冉文卿聽到這,立刻從半臥的樣子,坐直了身子,說道

    “什么?美人兒你要走?”

    聞人見冉文卿震驚的表情,有些不解,道

    “大人這般吃驚做什么?草民是平民,自然是要有自己的生活”

    “哎!那到時再想見到美人,可是猶如大海撈針嘍~”

    說完,冉文卿做回了半臥的姿勢,閉上了眼眸

    聞人則撩開了車廂內的側簾,看向車外

    這時鄉間田野的氣息撲面而來,聞人很愜意的,看著窗外的景色

    鄉間微風襲過,花香四溢,馨香撲鼻,大片的水稻,已到了采摘的季節,金燦燦的,甚是美麗

    聞人還沉浸在這美景中時,就被車夫喚回了思緒

    “大人,到了”

    冉文卿也緩緩的坐起身,抻了個懶腰,沖聞人說道

    “走吧美人兒~”

    “嗯”

    說完,二人下了馬車

    只見眼前坐落這幾十戶人家,都是由茅草屋所造,村莊外的匾額上,寫著“稻香村”三個大字

    雖說村莊簡陋,但卻有著歲月靜好之感

    冉文卿抬頭看了看天,隨后說道

    “美人兒啊~這天色漸晚,我看今日你我二人可是要在這村莊住宿了!”

    聞人聽完,也抬頭看了看天,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

    “也只好這樣了”

    二人抬步走進了稻香村,只見村內的人見了他(她)們二人,都一副擔驚受怕的模樣,像是能吃了他們似的

    聞人不解道

    “這些村民為何會如此害怕你我二人?”

    “這還不是拜皇上所賜!”

    “皇上?”

    “說來話長,先找到你那丫鬟的父母,然后在找個地方落腳,我在細細道來”

    “嗯”

    經過一番打探,聞人找到了秋蕪父母的住所

    二人走到了一茅草屋前,聞人輕聲喚道

    “請問!有人在嗎?”

    等了一會,也不見屋內有人出來

    聞人又喚了一聲

    “請問?...”

    “誰啊?”

    這時茅草屋內,傳來了一男子憤怒的聲音

    只見一胡子拉碴,一臉蠻橫的中年男子拿著斧頭走了出來

    那中年男子見聞人和冉文卿站在自家門前,不悅的吼道

    “你們誰啊?站在我家門口干什么?”

    聞人見中年男子手拿斧頭,嚇了一跳

    而冉文卿也不是簡單的主,見他拿了斧頭,就要上前摁倒他

    聞人拉住了冉文卿,用力的搖著頭

    隨后笑呵呵的回應道

    “我們是宮里來的,今日前來,是有事告知你們夫婦二人”

    中年男子一聽是宮中的人,立刻把斧頭扔向一邊,嬉皮笑臉的過來開門,邊開門邊說道

    “原來是貴公子們,小人有眼不識泰山,請進請進!”

    男子開了門,冉文卿和聞人走了進去

    聞人四下環視了一番,院內極其簡陋,走進屋內,更是寒酸

    “家中僅有你一人?”

    聞人問道

    “還有一賤內,只不過賤內體弱多病,現在正臥再屋內,公子要見嗎?小人把她叫過來”

    聞人眉頭一蹙,聲音冷冷止住道

    “不必了!讓夫人歇息吧!”

    “是是是...”

    聞人見男子那副討好的表情,就令人作嘔

    冉文卿也不想多呆,直接說道

    “今日前來,是告訴你們夫婦二人,你們的女人秋蕪,在宮中不幸身亡了,至于補償嗎...”

    說道這,冉文卿思考了起來

    而秋蕪的父親聽完,愣住了片刻,隨后問道

    “公子,怎么補償啊?”

    聞人聽完,一臉不可置信的看向秋蕪的父親

    親生女兒都身亡了,他竟還在討問補償?怪不得他親手把秋蕪賣近了宮中!

    “秋...秋...秋蕪...”

    這時,屋內傳出了非常虛弱的女人聲音,不想而知,是秋蕪的母親

    秋蕪的父親回過頭,瞪了眼屋內,隨后轉過頭,露出諂笑

    “這是秋蕪的主子,他會決定給你多少補償,到時會讓人把補償送過來,就這樣”

    冉文卿說完,就要拉著聞人走

    這時,秋蕪的母親鏗鏘的走了出了

    她扶著門框,淚眼婆娑的問道

    “貴公子剛剛說什么?蕪兒...身亡了?”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新快3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