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只見侍衛離聞人越來越近,聞人拿著銀針的手已經開始瑟瑟發抖,神情恍惚

    “呦?我說怎么回頭看不見你人呢,原來你是回來了啊”

    只聽見一熟悉的聲音從地牢口傳進來,油燈的微光下,聞人見到了剛剛那副面容

    那侍衛一聽這聲音,嚇的僵在了原地,一動不動

    聞人見那侍衛停住了腳步,身體松懈了下來,整個人倒在了地上

    侍衛已經脫掉了上半身衣服,光著身子,裸露出他那骯臟又肥胖的身子,侍衛慢吞吞的回過頭看向地牢口

    “冉...冉...冉大人!”

    侍衛已經嚇得魂飛魄散,渾身打著顫,不敢做任何動作

    只見冉文卿雙手背在身后,一臉玩世不恭的表情,身后還是跟著剛剛那幾位侍衛

    聞人倒在地上,用僅剩的余力,強撐著睜著眼睛

    冉文卿走到侍衛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侍衛,見侍衛光著上身,冉文卿冷哼了一聲

    “說吧!想怎么死”

    侍衛嚇的直接跪了下去,哀嚎道

    “大人!大人!大人饒命啊!大人!”

    南文卿低下頭,瞬間用右手掐住那侍衛的喉嚨,提了起來

    “大...大人...饒...饒命...”

    侍衛被冉文卿掐的喘不過氣,求饒著

    冉文卿非但沒松手,反而更是縮緊了手掌的力道

    微瞇著雙眸,盯著已經臉色發紫的侍衛道

    “你,留不得”

    這是只聽見骨頭碎裂的聲音

    “咔嚓!”

    侍衛的頭像是斷了般,重重的向一旁一倒,便沒了聲音

    冉文卿隨手把他扔向了一旁的地上

    見聞人倒在地上,直直的沖聞人走了過去

    聞人看冉文卿沖自己走來,艱難的撐起身子,警覺著望向他

    冉文卿走到聞人面前,蹲下身,看著聞人,開著玩笑道

    “如此的美人,是個男性都會有不該有的心思,更何況是常年面對囚犯的侍衛”

    聞人聽完這句話,弱弱的回應道

    “長成這般,還是我的錯了?”

    冉文卿一笑,沒再說話,而是橫抱起了聞人走出了地牢

    聞人被他突如其來的一抱嚇了一跳,本能的抗拒,推搡著冉文卿

    “放開...不勞煩冉大人了...”

    冉文卿像是雷打不動般,接著走著,見著懷里的聞人做著無用的掙扎,無奈道

    “怎么說你也是學醫之人,受了如此重的傷,居然還在掙扎,你也不怕日后落了傷疤”

    聞人實在是無力去說話,眼前一黑,昏死了過去...

    待聞人緩緩睜開了雙眼,便看見了坐在塌邊上的冉文卿正在盯著自己

    聞人猛地坐了起來,瞪向冉文卿道

    “這里是何處?你為何在這?”

    冉文卿哭笑不得,又是一副玩世不恭的嘴臉道

    “你可真是忘恩負義,本官救了你,你瞪本官不說,還質問本官”

    “莫不是大人忘記了,也是大人打傷的草民”

    “呦呵~你這小女子!本就是你自己來領罰,本官盡職盡責有何不對?況且,本官還少抽了你不少鞭子,你現如今居然還責怪本官打傷你!早知如此,本官就應該把你留在地牢,讓你全身腐爛致死!”

    冉文卿不悅,整個人都在凳子上跳了起來

    聞人心想,他說的也沒錯,確實是自己主動來領罰,怪不得他,又見他如此激動,只好說道

    “大人贖罪,草民現還有些沒緩過神來,草民剛剛的話大人莫要掛在心上”

    冉文卿聽聞人服了軟,整個人得意洋洋起來

    “嗯~這還差不多,這樣本官才不后悔方才救了你”

    聞人不解道

    “草民與大人素不相識,大人為何既少罰了草民,又救了草民呢?”

    “因為...”

    冉文卿瞬間閃到聞人的榻前,貼近聞人,面對著面

    “因為你是個美人兒啊~”

    冉文卿此時離聞人僅有咫尺,聞人都能感覺到冉文卿呼吸的熱浪

    聞人立刻推開了冉文卿,臉一紅尷尬的笑道

    “大...大...大人,別拿草民開玩笑了...”

    冉文卿見聞人如此羞澀,哈哈大笑道

    “你臉紅什么?你可別誤以為我對你有了意思!雖說你的確長相絕色,但你根本不是本官心儀的類型。所以你大可放心,本官不會對你動手動腳,怎么說本官也是這宮中五大美男子之一啊!怎么可能隨隨便便對你有了意思!”

    聞人被冉文卿說的臉色青一塊紫一塊,賠笑道

    “大人說的極是!”

    冉文卿徘徊在屋內,看向聞人道

    “你還沒告訴本官你叫什么呢!”

    “回大人,草民姓聞,單字名人”

    “聞人...”

    說完用右手食指,放在了鼻下,像是思考著什么

    “不錯,是個好名字,”

    冉文卿滿意的重重點著頭

    聞人被他那夸張的表情和動作弄笑了,根本想象不到,如此可愛之人和剛剛那殺人不眨眼的人是同一人

    “本官姓冉名文卿,倘若以后你有事無事,都可以來找我,本官收下你這位美人兒了”

    經過這一系列的對話,聞人聽出來,冉文卿并不像宮中眾人那般死板,狠毒,反而是像江湖俠客,豪情大方

    “多謝大人”

    “我已經命婢女給你敷了上好的藥膏,你在我府上歇息一陣,先別回椒蘭殿了。免得嬅貴妃又找你麻煩”

    “草民先謝過大人了,大人想的屬實周到,不過...”

    “你有何顧慮?”

    “不過皇上到時找不到草民,該龍顏大怒了”

    冉文卿聽完,冷笑一下道

    “我勸你一句,最好離他遠一點,自古皇帝都是居心叵測,狼子野心,聽說你前些日子住在和御王府,現如今到了宮中為皇上所用,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應該也知道。希望和御王沒白收留你”

    冉文卿的話說的聞人一愣又是一愣,突然轉變一副神情讓聞人不知所措,還有他說的那般話,什么意思?

    “冉大人,草民只是江湖郎中,只是陰差陽錯住進了和御王的府上,也因皇上重病,歪打正著的住進了宮中,若說草民和皇上還和御王扯上什么關系,那冉大人真是多慮了”

    冉文卿見聞人那一副不明不白的樣子,嘆了嘆氣,隨后說道

    “美人兒,你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我說這些話是什么意思了。好了,你好生休息著吧,本官先走了”

    “冉大人慢走”

    冉文卿沖聞人點了下頭轉身離開了...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新快3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