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第二日一早,丫鬟進來時聞人已經身穿好衣衫,坐在了桌前

    “小姐,您這么早就起身了啊”那丫鬟面帶笑意,端著早膳走了進來

    聞人微笑道“是啊,這乃是宮中,哪敢貪睡啊!”

    “小姐說笑了,這椒蘭殿是皇上賜給小姐住的,自然是想睡何時就何時了”

    聞人示意的點了點頭,沒在回話

    丫鬟放下了手中的早膳,隨后便站在了一旁伺候

    聞人看了眼早膳,不愧是皇宮御廚所做之物,那百花燕窩粥里的百花瓣,被御廚碾碎,像是剛剛下起的初雪,散在燕窩上,和燕窩交相輝映。還有蘆玉糕,晶瑩剔透

    聞人喝了口粥,那燕窩入口即化,很是絲滑,口腔里帶有百花的香氣。蘆玉糕彈嫩,不膩,甚是爽口

    聞人吃的很是滿意,不過她還是更懷念和御府上的玉露團和仙人臠

    聞人吃過飯后,問道那丫鬟“我還不知你名叫什么”

    那丫鬟跪下道“回小姐,奴婢名喚秋蕪”

    “秋蕪…這名字蠻好聽的”

    “多謝小姐,這名字是奴婢娘親給奴婢命的”

    聞人低頭細看了看這秋蕪的模樣,也就十二三歲的樣子。不過長得倒是蠻水靈的

    “你娘親倒是有些學問”

    聞人苦笑了下,這自己的名字還是自己給自己取的,娘親?呵…

    “奴婢的娘看過些雜書,也識些字,”

    “那你為何不陪伴在父母身邊,而選擇來這宮中?”

    這秋蕪帶些哭腔道“奴婢是被奴婢的父親賣來這宮中的,奴婢父親因經商失敗后,日漸墮落,沉迷賭博和醺酒,因賭博欠下債務,奴婢的父親無力償還,此時宮內招人,所以奴婢就被買了進來…”

    秋蕪委屈的抹著眼淚。聞人瞧見此景甚是心疼,雖說自己并沒有過親情,可這世間被骨肉至親所傷該有多痛…

    聞人扶了起她,道“無事了,無事了…”

    秋蕪起身后,雙手抹去自己的眼淚,見聞人扶起的她,嚇得大驚失色。連忙跪下

    “小姐…小姐…奴婢失態了,求小姐恕罪!”

    嚇得秋蕪,渾身發抖

    “這是做什么?以后只有你我二人的時候,不用如此這般。我并不是什么小姐,也不是什么貴族,我只是個普普通通的醫者,你以后無需這么怕我”

    聞人見秋蕪嚇成這般模樣,心里更加有些厭惡這皇宮的禮儀規矩,上次木香這般,這次秋蕪也這般,弄的聞人頭都要大了

    秋蕪沒有說話,但依舊跪在聞人面前。聞人心煩意亂道“秋蕪,你先下去吧,”

    “是”

    秋蕪起身端走了桌上的碗筷

    聞人揉著自己的太陽穴,開始閉目養神,誰知這時,聞人隱約聽到了外面秋蕪求饒的聲音

    “貴…貴妃娘娘?”秋蕪詫異道

    那名為貴妃的人,見到秋蕪如此詫異的臉色并沒有說話。而她身邊的丫鬟則聲嚴厲色道

    “大膽!見到貴妃娘娘還不快跪下!”

    秋蕪慌了神,才知道自己太過吃驚,忘了下跪。嚇得連忙跪了下去,磕著頭道

    “貴妃娘娘恕罪!貴妃娘娘恕罪!”

    “罷了,罷了,神醫可在殿內?”嬅貴妃問道

    秋蕪猶豫了一下,隨后磕磕巴巴說道“在…在…在殿內…”

    貴妃厭惡的白了一眼秋蕪,隨后被她身旁的丫鬟扶著走向殿內

    聞人在屋內大概聽到了些,皺著眉頭,心想道:這嬅貴妃,來者不善啊…

    快到了殿內,聞人便聽見一聲女子的吶喊聲

    “嬅貴妃駕到!”

    聞人起身前去殿門口迎接,聞人跪在門前的一側道

    “草民恭迎貴妃娘娘,貴妃娘娘金安”

    嬅貴妃不屑的掃了一下聞人,沒理她,緊接著走了進殿內

    聞人一動不動的跪在原地

    待那嬅貴妃找好了坐的位置后,緩緩說道

    “嗯~起來吧~”

    這聞人才站起了身,隨后走了過去

    那嬅貴妃開口道“聽聞神醫妙手回春,醫術高明,前后醫好了皇上兩次?”

    “草民不敢當!醫者本就是治病救人的,更何況這乃是當今圣上,草民更是要用盡全力”

    嬅貴妃笑道

    “神醫真是能說會道啊~怪不得本宮的侄女當日被神醫欺辱呢”

    聞人聽完就愣住了,欺辱?她知道這嬅貴妃口中所說的是何人,可是這欺辱?聞人何時欺辱過她?

    嬅貴妃見聞人愣在了那,隨后說道

    “神醫怕是忘記了?那本宮便提醒提醒神醫,本宮的侄女乃是丞相府的千金,神醫可還記得?”

    聞人不卑不亢道

    “草民自然是記得秦千金”

    “記得就好”

    “那不知貴妃娘娘今日前來是為了千金何事?”

    嬅貴妃伸出右手,身旁的奴婢雙手端起,扶起了嬅貴妃

    嬅貴妃邊走向聞人邊說道

    “你前些日子住在和御王的府上勾引和御王,欺我侄女。現如今反倒進入宮中勾引皇上”

    “回貴妃娘娘,草民并沒有欺千金小姐,當日是千金小姐命身旁的婢女打草民的人,草民只是回手打了千金的婢女而已。至于貴妃娘娘所說的勾引皇上…”

    說到這聞人頓了一下,吸了口氣,心道:這些妃嬪看誰都像是勾引皇上之人嗎?無奈說道

    “至于貴妃娘娘所說的勾引皇上,草民冤枉。草民只是盡了醫者的本能而已”

    嬅貴妃聽完以后,不但沒惱,反而沖聞人笑道

    “神醫把本宮都說到無話可說了呢!但本宮侄女所道的卻不像神醫所說,這該如何是好呢?”

    這秦知煙真是陰魂不散,怪不得在王府那幾日沒見她來找自己的麻煩,原來是告狀來了!

    “回貴妃娘娘,草民說的句句是實話,望貴妃娘娘明查!”

    嬅貴妃點了點頭,接著說道

    “本宮自然知道神醫說的句句屬實,不過…”

    說完瞄了一眼聞人

    “不過本宮的侄女現在還耿耿于懷呢,神醫說,該如何?”

    聞人皺緊了眉頭,不解道

    “草民不知,請貴妃娘娘明示!”

    “神醫現在乃是皇上身邊重要之人,本宮不會對神醫做出什么出格之事。但是,本宮的侄女也受了欺辱,本宮也定不能讓本宮的侄女受著委屈,神醫說,對否?”

    “自然是”

    “那神醫便去刑司局領二十鞭吧!既不多,又不會傷害到神醫,況且,神醫到時也會自行醫治”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新快3稳赚技巧